懿蓮念佛會 inlotus

inlotus's world 常憶念佛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有關禮教因果佛法問答


有關禮教因果佛法問答

請問釋迦世尊有沒有說人倫之間(類似儒家弟子規)有關禮教之經典?有沒有說勸人為善,趨吉避凶(類似道家太上感應篇)之經典?願聞其要,依教奉行,如實皈依。

 

答:釋迦世尊說法無不圓滿,度生無不完盡,故五乘佛法均有極其完備開示,請佛子參考深入經典。

 
 

(1)釋尊曾為尸迦羅越開示:「佛說尸迦羅越六方禮教經」,本經由後漢沙門安世高所譯,該經特為在家平常人開示「六倫理教」如何是善知識?如何是惡知識?善知識應具備那些條件?又該經除開示五倫理教,父(母)子(女)相互平等禮教、師弟相互禮教、夫婦相互平等禮教、親朋相互平等禮教及主(大夫)顧(奴婢)相互平等禮教之世間禮教外,特別開示第六倫僧(沙門道士)俗(凡夫)相互平等禮教,既有住世禮教又有修行人之出世禮教,合乎平等、互助、均富、博愛之大同社會理念等。此乃上善法本,宜盡速拜讀、信受奉行。以上敬請參考。
 
 

(2)又大藏經中有「佛為首迦長者說業報差別經」,由隋朝洋川郡守瞿曇法智譯,是經佛為長者說種種善惡業報差別法門,是一典型因果絲毫不爽之經典開示,含攝內容完備,體裁簡明扼要,不但有世間善惡差別,既得生人天等三善道,造惡者亦感三惡道果報;更有出世間之善法功德不論奉施飲食、香華、燈明、鞋履、合掌恭敬等種種善行,均可得十種功德之殊勝果報,歡迎披閱。
 
 

(3)又安世高大師另譯「佛說鬼問目連經」,本經略以尊者大目建連,從佛在耆闍崛山中,遊行恆水邊,見諸惡鬼甚多,受罪不同,鬼見尊者目連,皆起恭敬心,來問自己墮入鬼報遭受苦報之因緣,當生受花報在鬼道,「果報在地獄」,聞之令人心驚,毛骨悚然,無不敬畏因果,趨吉避惡。


 
 

(4)有些經典可能被忽略了或尚未被發現,鮮少弘揚。以上諸經,上明下証法師曾於生命電視台講演開示;本會網站「法音宣流」亦有披露,歡迎上網查閱;有本會亦隨順因緣印行上述經典與眾結緣,歡迎函索,廣為流布,阿彌陀佛。 


 

回向偈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塗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般若唯識篇4


問:睡著無夢時,明晨六時是誰讓我們起床?是第八識?第七識?五徧行作意、觸等心所?亦或二心王及五心所配合運作之結果?

 

答:茲解析如后,敬請 參考:

一、睡著無夢時,此時只有第七識、第八識及此二識相應之心所不睡覺,前六識必然不起,故宜綜合研析如下:

二、睡著(無夢)時,第六識不起分別,依分別而起之欲、勝解、念、定、慧等五別境心所,似應不起,八大隨煩惱自亦不起。

第八識相應心所有五個:觸、作意、受、想、思等五徧行。

徧行者,徧一切心、徧一切心行及相應心所,故曰徧行。

第七識相應心所有十八個:觸、作意、受、想、思、八大隨煩惱、別境「慧」及見、痴、慢、愛。但其中十三個心所,如八大隨煩惱、別境「慧」、見、痴、慢、愛,似應不起。

故睡著無夢時,第七、第八識之相應心所應只有五徧行心所。
 
綜上:睡著無夢時,只有第七、第八識及其五徧行心所不睡覺。
 

三、第七識與第八識體性分析: 

第七識
唯識三十頌云:「次第二能變識,是識名末那,依彼(依第八識而起)轉緣彼(彼指第八識;第七識見分轉緣第八識見分而起,帶起自識之相分(見分心緣見分心,故起真帶質境之第七識相分)非餘,因不直接緣第八識相分,故不緣器界之外塵境),思量為性相(非是作意),四煩惱常俱,謂我癡我見,并我慢我愛(因痴愛慢見而有俱生我執法執),及餘觸等俱(觸、作意、受、想、思之五徧行),有覆無記攝,隨所生所繫,阿羅漢滅定,出世道無有。」

故第七識體性如下:

(一)真帶質境、非量、有覆無記(遮障心性而有習氣、性障產生);有我見故,餘「見」(第七識見分恆審思量第八識見分,與劣慧心所相應;但非是前六識之「了別」性故,不假外緣)不生;由見審決,「疑」不容起;愛著我故,「瞋」不得生。

(二)任運緣遂合境,無所希望,常是「我」故,故與「欲」心所不相應。

(三)無始恆緣固定事(固定恆緣第八識見分),無所印持,恆決定計我,非餘,故與「勝解」心所不相應。
 
(四)恆緣現所受境,無所記憶(過去、未來不記),故與「念」心所不相應,不記憶曾所薰習事相。
 
(五)任運剎那別緣,即不專一(剎那別緣第八識見分帶起之自識相分之帶質境,並執為真實),故與心一境性之「定」心所不相應。

(六)善非此識俱,此識唯染故,與「淨」不相應故。

(七)此識無記,故不相應中隨煩惱,與「無慚、無愧」不相應。

(八)此識審細,無小隨煩惱,與「忿等十」不相應。

(九)任運恆緣現境(現前自內境,不緣過去、未來),非悔先業,與「惡作」不相應。

(十)此識無始一類內執,不假外緣,只緣自內第八識見分,不逕緣第八識相分故。否則 

1.第七識應不是心根,而是色根,與前五根緣外境無別故。

2.又第七識若逕緣外境而分別,就不需要有第六識產生;但現實上,有第六識配前五識分別外塵境,證明第七識不直接緣外塵境。

3.在百法明門論表解中,八識生起諸緣偈:「眼識九緣生,耳識惟從八,鼻舌身識七,後三(第六、七、八識)五三四」,故第七識生起諸緣有三,即「根、作意、種子」,沒有外「境」。

4.諸識生緣中,唯第七識不緣外境故,不起外境分別,故與「睡眠」不相應,由第七識不必睡眠故,亦可明證其不緣外境是也。

由上(二)、(三)、(四)、(五)、(八)、(九)、(十)知,第七識恐無 法單獨於明晨六時,令某人覺醒、起床。 

第八識:
又名持身識、持種識,唯識三十頌云:「初阿賴耶識,異熟一切種,不可知執受,處了常與觸、作意受想思,相應唯捨受,是無覆無記,觸等亦如是,恆轉如瀑流,阿羅漢位捨。」


故第八識體性如下:

(一)異熟一切心法、色法種子,受第七染汙性之影響,有不可知之執受、處、了(了別);唯捨受,不相應苦等;是無覆無記,不相應善惡;恆時而運轉,猶如瀑布流水,阿羅漢位捨棄異熟性。
 
(二)任運無所希望,與「欲」心所不相應。

(三)瞢昧無所印持,與「勝解」心所不相應。

(四)昧劣不能明記,與「念」心所不相應。

(五)任運剎那別緣、無住性與「定」心所不相應。

(六)微昧不能揀擇,不與別境「慧」心所相應。
 

故第八識:恆而非審(不入色、聲、香、味、觸、法生心),任運剎那別緣,不能揀擇,故均不緣過去、未來境,無所希望,無所印持,無所記憶,亦無於明晨六時,獨力叫人起床之功能。
 
 

四、作意與觸心所體性分析:

作意:謂警起心種之意。因根、境、識三和合生起觸而引起作意,或先作意而生起觸心所種子。

論曰:「能警起心種為性,於所緣境,引心為業。」故心識了別外境,須相應作意、觸等心所。

觸:謂接觸之意。六根接觸六境而生識,即根、境、識三和合名「觸」。

百法明門曰:「三和分別變異,令心心所觸境為性,受、想、思等所依為業。」觸與作意,有時互為先後,
 
1.若有外境之色、聲、香、味等時,因外境故,先觸心所起再作意心所起;
 
2.無外境時,第七、第八識恆在,相應作意心所先警起心種及觸心所等,令前六識心之種子起現行而生六識,故是心王、心所相互為緣生識,醒覺及起床。
 

五、綜合分析:

(一)諸八識及諸五十一心所皆有四分-見分、相分、自證分及證自證分;即心王、心所各有見、相分。 

(二)心王起時,該聚心之心所必相應而起,故須心王與相應心所合併簡別眾生心行,才得圓滿不致偏失;又無有一心王或一心所可單獨現起或獨自存在,睡著無夢時,有第七、第八識二心王及五徧行心所俱起。
 
(三)第八識、第七識自有見分「了」自內境,如以第七識而言,宜說第七識思量,或第七識審思(恆審思量自內境故),第七識見分緣第八識見分而起第七識(帶質境)之相分;以不直接緣第八識相分(根身、器界、一切種)故,第七識見分不緣器界等外境故,不會 在五根及五塵境上分別,以是時時審思自內境。
 
(四)作意心所主是警起心種為性,此與第七識見分之思量性與前六識見分之了別性有別,心王與心所間只能相應,如作意與第六、七識相應時,宜稱:第六、七識相應作意心所、或簡稱:第六、七識相應作意。 七轉識俱思量及了別性,並無警起心種於所緣境引心為業,似不宜稱那一個識作意。
 
(五)五徧行心所同緣一境,心識(心王)生起時,五個心所相繼生起,通於
 
1.一切心:心王、心所
 
2.一切時:過去、現在、未來
 
3.一切性:善、惡、無記
 
4.一切地:三界九地,故曰:周徧起行之徧行。

(六)明早六時,在第八識(恆而不審)、第七識(恆審思量)恆時存在及自證分於見分與力下,相應作意警起前六識之心種,令前六識相繼起現行而醒覺;至於前六識相繼而起之順序,因牽涉
 
1.有外塵境(觸先相應,作意隨之)、無外塵境(作意先相應,觸隨之)及
 
2.六根中那一個根先與觸心所等相應,則那一個識先起,有多種情形之變化,請自行思擇之。
 

結語:以上係應學員提問,針對日常生活現象之解釋分析,乃是虛幻不實、生滅無自性之世間法,請學人不必執取;當觀如是一切法,幻化不實,當起人我空、法我空,以修證無我慧、解脫慧之為要。摩訶般若波羅蜜。





問:何謂勝義根?勝義根是神經系統?是腦部嗎?
 

答:一、勝義根又稱正根,有下列二義:
 
 
(一)小乘有部將眼、耳、鼻、舌、身五根分為扶塵根與勝義根,扶塵根即指眼球、耳穴、鼻柱等可見部份,勝義根則以扶塵根為所依處,以地、水、火、風四大種所造之淨色為體,具有發識、取境之作用。
 
故知扶塵根乃勝義根之所依處,具有扶持助成之功能,如上記所說之眼球等,皆為四大和合所成之肉團,其體粗顯,本身無感覺認識作用。
 
勝義根則以扶塵根為所依處,取外界之境,而於內界發起識,其體清淨微妙,非肉眼所能見,乃四大種所造極微之集合,係五根所據以產生感覺、認識作用之實體,相當於現代所稱之五官之神經。
 
 
(二)唯識十大論師中之護法論師根據唯識大乘之教義,主張扶塵根為根之依處,勝義根為四大種所造之現行清淨色,此一說法與小乘有部大致相同,惟護法菩薩並未如小乘所認為:根之極微乃具有實體之心外色法。
 
 
二、人體的神經系統
 
依據楊冠政教授所著生物課本指出:人體的神經系統包括中樞神經系統和周圍神經系統。
 
(一)中樞神經系統:是由腦和脊髓之神經系統所組成。
 
腦:蒐集和處理感覺信息,發生反應,儲存記憶,產生思想和情緒。
 
脊髓:傳送信息至大腦,或傳送大腦發出的信息,控制反射活動。
 
(二)周圍神經系統:負責在中樞神經系統與身體其他部份間的信息傳導,通常包含運動系統和感覺系統。

運動系統的神經元:輸出中樞神經系統的信息,控制肌肉與腺體的活動。

感覺系統的神經元:從感覺器官輸入信息至中樞神經系統。
 

運動系統由二種不同之神經系統構成,即體神經系統和自律神經系統。體神經系統:控制骨骼肌肉的隨意運動。
 
自律神經系統:藉影響器官、腺體和平滑肌產生不隨意反應。此系統包含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此二種神經同時分布在同一器官,大多具有相互拮抗之作用。


人體神經系統的名稱、來源及功能表
02





三、人腦的構造與功能

依據楊冠政教授所著生物課本指出:人腦位於脊髓之上方,可分為大腦、小腦、間腦和腦幹等部份。此外,脊髓中央的小管延伸至腦部,膨大而成為腦室。人腦共有四個腦室,其內充滿腦脊髓液,且各腦室互相連通。
 
 
(一)大腦是中樞神經的整合中心
 
大腦位於腦部最上端,且是最膨大的部份,它是中樞神經系統的整合中心。
 
大腦可分成左右兩半球,其表皮為灰質,也就是大腦皮層;其內為白質。
 
大腦皮層依解剖學之區分,每個腦半球可分四葉:即頂葉、額葉、枕葉和顳葉,各葉均具有不同之功能。
  

頂葉:係主要感覺區,接受來自身體各部份,如眼、手、臉和口的感覺刺激,包括觸覺、溫覺、痛覺等。而感覺聯合區能將感覺作適當的辨別與鑑識。

額葉:係主要運動區,其運動皮層能發出神經衝動,管制人體各部份骨骼肌肉的運動。其鄰近的運動聯合區,管制有關運動的各器官,例如:說話、涉及顎、唇、舌以及喉部肌肉的聯合運動。此外,在聯合區涉及高級智能,其與推理、思考、計劃等高級智能產生關係。

枕葉:係主要視覺區,接受來自眼部的光線刺激,此刺激代表何種意義,要依靠視覺區來區別。

顳葉:係聽覺和嗅覺區,其能依據傳入的音波和氣味化學分子所產生的神經衝動,而產生聽覺和嗅覺。同時藉聽覺聯合區能將外來刺激辨識其意義,是琴聲或是鳥聲。
 
  
 
(二)間腦是由視丘和下視丘所組成 

視丘:是傳遞感覺的接力站,凡是來自脊髓或視丘下部的神經纖維,均在此與大腦感覺區的神經纖維相接。

下視丘:含有調節體溫及管制食慾、口渴、血壓和睡眠等的中樞;亦含有神經分泌細胞,能分泌激素控制腦垂腺的功能。
 
 
 
(三)腦幹傳導資訊和控制自律活動
 
腦幹:是由中腦、橋腦和延腦組成。所有來自全身各處輸向大腦的訊息及高級腦中心區所發出之運動指令均經過腦幹。
 
延腦:與脊椎相連,為自律神經的反射中樞,多種內臟的活動受其控制,如呼吸、心跳、吞嚥和消化等。
 
 
 
(四)小腦協調運動和平衡
 
小腦:位於腦幹的背部及大腦之下端,亦可分成左右小腦半球,具有協調身體各部骨骼肌的活動功能。

人腦的構造與功能表
03




四、綜上可知:
 
(一)所謂勝義根,宜指神經系統,特別指有扶塵根之眼、耳、鼻、舌、身五根之神經系統;勝義根以扶塵根為所依處,為四大種所造之現行清淨色,且有發識、取境之作用。
 
(二) 腦部由大腦、小腦、間腦及腦幹等四部份組成,大腦由皮層之灰質及其內之白質所成,每個腦半球分為四葉;間腦是由視丘和下視丘組成;腦幹是傳導訊息和控制自律活動;小腦是協調運動與平衡,已略為說明如上述,請詳見「人腦的構造及功能表」,得知腦部是中樞神經的整合中心,負責訊息處理,是感覺、運動、視覺、聽覺聯合區等種種功能。
 

可見腦部與前述之神經系統有別 ,作用不同,則二者非ㄧ;但二者和合運作,協調ㄧ 致,周遍其身,相輔相成,不離本體,則是非異。
 
 
(三)以上各節係眾生生命現象之解說,仍虛妄不實、空、無自在,學人自不必執取,不必辯諍,畢竟還不是第一義之人我空慧及法我空慧,宜觀一切法如幻、空、無自在,繼續增長戒定慧,修證三乘菩提分法,早入菩薩道種智,證無上法忍,乃至得圓滿諸波羅蜜為是。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般若唯識篇3

10問:大菩薩如何修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深入菩薩道相智,圓滿一切相智,成就佛果菩提?

一、前言

(一)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云: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何謂『自在』?即是法爾而有,本然存在之「真心佛性」,故必須先覓得真心佛性,始能加以觀行入甚深般若波羅蜜多,而後「照見」五蘊皆空,漸次破除人我執及法我執,證得無上正等菩提。
 
(二)六祖慧能大師言:說法應不離自性,離體說法者,自性常迷,名為「相說」;不離體(真心本性)說法者,必為大悟之人,自性不迷,是為「性說、智示」,稱性流露摩訶般若波羅蜜多,是具大智慧到彼岸(無我、法執)之大乘了義法的修證者。 


(三)釋迦世尊不論在心經、金剛經等諸多般若經典或六祖大師法寶壇經,皆與佛說大般若經所示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相互貫攝;若能依諸經深入修學,廣為觀照、融會貫通、頓修頓證,定能成就摩訶般若波羅蜜之信解行證門。
 

(四)末學淺見,若欲修證甚深般若波羅蜜,必先:
1.大乘見道-明心見性(真心開、見佛性)。
2.悟後起修並保任得宜,令悟性不退,且消融習氣性障,使善根增長,能伏分別人我執、法我執。
3.再廣為深入大乘了義法及大般若經論之觀照及行證,進而入修習位,直至等覺位之修證。


(五)修學大乘般若波羅蜜多者應先釐清:
1.如何是世間法、生滅法、幻化不實諸法之戲論、分別、執取、著相?非是大乘般若波羅蜜多之現觀?以免將
戲論等當作般若,自誤誤他、自害害他。
2.如何是大乘般若波羅蜜多之一切法現觀,離四句、絕百非、不可戲論?成唯識論云:「……要七最勝之所攝受,方可建立布施乃至般若波羅蜜多。 

(1) 安住最勝,謂要安住菩薩種性。

(2) 依止最勝,謂要依止大菩提心。

(3) 意樂最勝,謂要悲愍一切有情。

(4) 事業最勝,謂要具行一切事業。

(5) 巧便最勝,謂要無相智所攝受。

(6) 迴向最勝,謂要迴向無上菩提。

(7) 清淨最勝,謂要不為二障(煩惱障、所知障)間雜。若非此七所攝受者,所行布施乃至般若等非到彼岸

(波羅蜜)。」

茲引六祖法寶壇經及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供有緣諸仁者參學,信解之、行證之。


二、如何是大乘戒定慧?如何是大乘菩提道?六祖慧能大師如何說:念念般若觀照?

六祖慧能大師法寶壇經云:「……問-師曰:吾聞汝師(神秀)教示學人戒定慧法,未審汝師說戒定慧行相如

何?


答:志誠禪師稟陳:諸惡不做名為戒,諸善奉行名為慧,自淨其意名為定,彼說如此;未審和尚以何法誨人?

 師曰:吾若言有法與人,即為誑汝。但且隨方解縛,假名三昧…。 

又師曰:汝師(神秀)戒定慧,接大乘人。吾戒定慧,接上乘人,悟解不同,見有遲疾,汝聽吾說,與彼同否?
吾所說法,不離自性,離體說法,名為相說,自性常迷。須知一切萬法皆從自性起用,是真戒定慧法。 

聽吾偈曰:  

「心地無非自性戒 心地無亂自性定
心地無癡自性慧 不增不減自金剛
身去身來本三昧 」…… 


復語誠曰:汝師戒定慧,勸小根智人;吾戒定慧,勸大智根人。『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槃,亦不立解脫知
見,無一法可得,方能建立萬法。若解此意,亦名菩提涅槃,亦名解脫知見。見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來
自由,無滯無礙,應用隨作,應語隨答,普見化身,不離自性,即得自在神通遊戲三昧,是名見性。
 
問-志誠再啟師曰:如何是不立義?

答-師曰:自性無非、無癡、無亂,念念般若觀照,常離法相,自由自在,縱橫盡得,有何可立?自性自悟,頓
悟頓修,亦無漸次,所以不立一切法。諸法寂滅,有何次第?

問-薛簡曰:如何是大乘見解?

答-師曰:明與無明,凡夫二見,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實性。實性者,處凡愚而不減,在賢聖而不增,住煩惱而不亂,居禪定而不寂,不斷不常、不來不去、不在中間及其內外,不生不滅,性相如如,常住不遷,名之曰「道」(即大乘究竟了義之佛道,大菩薩由俢學甚深般若波羅蜜之道相智,契入一切相智,再入成佛之一切智智),又曰……汝若欲知心要,但一切善惡都莫思量,自然得入清淨本心,湛然常寂,妙用恆沙。


如六祖大師上述所言:「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槃,亦不立解脫知見,無一法可得,方能建立萬法。若未悟自性、未有大乘了義法之見道者,只能先在外門修菩薩行、累積福德資糧,祈求能早日親證,於大乘見道後,再入內門修般若波羅蜜行,否則,若未有大乘見道,卻以意識思惟、分別二念、分別二想,批判、推理、演譯而研究佛學者,縱使名言著作等身,其已去般若遙遠矣!或以悟者自執,亦已遠離大乘了義之不二法門,均落入戲論,自不能解脫生死,況度他人解脫生死?敬請佛子明鑒,當戒慎恐懼,早日遠離之。 

請見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佛與善現大菩薩問答,即可得知。


三、如何是般若現觀?如何是戲論?如何觀一切法無戲論?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66


佛言:諸大菩薩應行般若波羅蜜多,諸有所為,不求果報。善現,諸大菩薩具最勝覺,雖能受行如是深法,而能
於中不求果報,何以故?善現,諸大菩薩於自性無動故。 

問-何等自性?

答-佛言:善現,諸大菩薩能於「無性自性無動」。

問-世尊,諸大菩薩能於何等諸法「無性自性無動」? 

答-佛言:能於五蘊、十八界、七大、十二緣起……、六度、廿空、十二如、聲聞法、菩薩法及佛十力、五眼、六
通…,乃至一切大菩薩行,諸佛無上正等菩提「無性自性無動」(無性則無自體性在,一切法空故,空體不動,動
即不空,本不生滅,本不動搖)。

問-何以故?

答-諸法自性即是無性,無性不能現證無性(因本不生滅,本不動搖。無性即空性,空體不自證空體,若有所證
即是不空,有動也)。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67

問-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有性法為能「現證」無性不?無性法為能「現證」有性不?有性法為能「現證」有
性不?無性法為能「現證」無性不?

答-不也,善現,證而無證,離「有、無」故(證無所證是真證,有證即隨塵)。
 
問-世尊,若爾亦應:有性法不能「現觀」無性,無性不能「現觀」有性,有性不能「現觀」有性,無性不能「現
觀」無性,將無世尊,不得現觀!

答-佛言:善現,有「得」現觀,「但離四句」(非有得,非無得,離諸戲論,離四句,絕百非,否則不叫現
觀)。云何如是?善現,非有非無,離諸戲論,乃名「現觀」,「得」亦如是,是故我說:有「得」現觀,然離四
句。

問-何謂「戲論」?
答-觀一切法「若樂、若苦;若我、若無我;若淨、若不淨;若寂靜、若不寂靜;若遠離、若不遠離;若是所遍
知、若非所遍知;若常、若無常」是為戲論(ㄧ切法實性中無法可說是善法、非善法,是有漏法、無漏法,是有為
法、無為法,是世間法、出世間法,是初果、二果、三果、四果,是獨覺菩提,是大菩薩行,是諸佛無上正等菩
提。ㄧ切分別、邊見,皆是執著幻相、起妄見、妄分別、無自性故,皆是無所有、畢竟空、不可得故。)

 
復次善現,大菩薩若作是念:苦聖諦應徧知,集聖諦應永斷,滅聖諦應作證,道聖諦應修習,是為戲論…,乃至
若作是念:應修四靜慮等,應行六波羅蜜等,應住廿空,應住十二如,應起佛十力,四無礙等…,應證諸佛無上正
等菩提,皆是為戲論。如是等一切戲論是為大菩薩所有戲論(有為有作故,有心行執取故)。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68


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應觀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七大及聲聞、緣覺菩提分法,菩薩行及佛菩提分法等
一切法,若樂、若苦;若我、若無我;若淨、若不淨;若寂靜、若不寂靜;若遠離、若不遠離;若是所遍知、若非
所遍知;若常、若無常,不可戲論故(戲論不等於得該法-以般若離於一切心行故,不可得),不應戲論。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69
 

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應觀如是等一切法及諸有情皆不可戲論故,不應戲論故。何以故?善現,以一切法有性不能戲論、有性無性不能戲論、無性有性不能戲論、無性無性不能戲論、有性離有無性,法不可得。


若能戲論、若所戲論、若戲論處,都無所有。是故善現:一切(235法)法皆無戲論(無自性故)…,乃至永斷
一切煩惱習氣相續無戲論,諸佛無上正等菩提無戲論;如是善現,諸大菩薩應行無戲論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問-善現白佛言:諸大菩薩應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云何觀一切法皆無戲論?

答-佛言:善現,大菩薩此時『觀』色、受、想、行、識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不應戲論,是故五蘊、十二處、
十八界、七大等法、又聲聞、緣覺六十七種菩提分法,菩薩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佛六十二種菩提分法(約計二○五
種,請詳見原經文細述)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不應戲論,是故如是等一切世間法及菩提分法無戲論。

善現,大菩薩若能行無戲論甚深般若波羅蜜多,達一切法無自性,故皆無戲論,便入菩薩正性離生(念念入娑婆苦
海,心性離生滅故)。

問-善現復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皆無自性,亦無戲論可得者,大菩薩用何等道得入菩薩正性離生?

 答-佛言:善現,大菩薩非用聲聞道、非用獨覺道、非用佛道,得入菩薩正性離生。然諸大菩薩「於一切道先遍
學」已,「用菩薩道而入菩薩正性離生」。善現,如第八者先學諸道後用自道,乃能證入正性離生,乃至未起無學
果道,猶未證得阿羅漢果。大菩薩亦復如是,於一切道先遍學已,用菩薩道得而入菩薩正性離生,乃至未起金剛喻
定,猶未能得一切智智;若起此定,以一剎那相應妙慧,乃能證得一切智智。
 

問-善現云:世尊!云何令我了知諸大菩薩於一切道(四果、四向、獨覺、如來道)要遍學已,方入菩薩正性離生
而不違理?

答-佛言:善現,如是如是,如汝所說,若成諸道菩提已,不能入菩薩正性離生,無有是處;不入菩薩正性離生
而能證得一切智智,亦無有是處。 

然諸大菩薩於一切道,要徧學已,方入菩薩正性離生亦不違理,謂:諸大菩薩從初發心,勇猛正勤,修行六度波
羅蜜多,以『勝智見』超過八地…。

善現,是大菩薩所學第八、預流及一來、阿羅漢、獨覺、若智若斷亦是大菩薩『忍』,是大菩薩遍學諸道『等』諸所有道,得圓滿已,用『道相智』趣入菩薩正性離生;既入菩薩正性離生位已,復用『一切相智』永斷一切習氣相續,入如來地,方得成就一切智智。如是善現,大菩薩於一切道皆遍修學,圓滿已,方證無上正等菩提,以果饒益諸有情類。
 

四、大菩薩云何起道相智,漸次修學般若波羅蜜多?


問-善現白佛言:如佛所說一切道相,若聲聞道、獨覺道、諸佛道,於佛道中,諸大菩薩云何當起『道相智』?

答-佛言:諸大菩薩應起一切『淨道相智』,云何如是?善現,若諸行狀相能顯發起諸『淨道相智』。是大菩薩徧
於如是諸行狀相皆現等覺(相等覺悟),現等覺已,如實為他宣說開示,施設建立,令諸有情得無倒懸,如應趣
向,利益安樂。是大菩薩應於一切音聲、語言皆得善巧,遍為三千大千諸有情類,宣說正法,令知:所聞皆如谷
響,雖有「解了」而無執著,由此因緣,大菩薩應學圓滿諸道相智。
 
(1)應如實知:一切有情,隨眠樂意,種種差別。

(2)應如實知:六道有情、六道因果,知已方便遮障彼道及彼因果或勸攝受、修證善法。


(3)應如實知:聲聞、緣覺六十七種菩提分法及彼因果,菩薩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彼因果,佛六十二種菩提分
法及彼因果(約計二○五種,請詳見原經文細述)。 

(4)應如實知:諸道及彼因果。

善現,是大菩薩以如是淨道安立有情,應得何果者,即以何果之修行法而安立之,應得無上正等菩提者,以修行
三乘菩提分法而安立之,是名:大菩薩所應發起道相智。 

大菩薩修學如是道相智已,於諸有情種種界、種種性、種種隨眠、種種意樂皆善悟入,既悟入已,隨其所宜為說
正法,皆令獲利益安樂、無空過者,何以故?
 
大菩薩善達有情諸根勝劣,如實了知諸有情類往還生死,心、心所法,趣向差別,諸大菩薩應行如是諸道波羅
蜜多,何以故?一切「聲聞、緣覺、大菩薩」所應學道,如是一切菩提分法,皆為般若波羅蜜多所攝受故。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70


問-善現白佛言:若一切種菩提分法及諸菩提皆「非相應、非不相應,無合無散、無色無見,無對一相」,所謂
「無相」,云何如是菩提分法能取菩提?如是無相法能於餘法有取有捨?世尊,譬如「虛空」於一切法,無取無
捨—「自相空」故。諸法亦爾,自相皆空,非於餘法有取有捨,云何可說:菩提分法能取菩提?

 
答-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說:「以一切法自相皆空,無取無捨」,然諸有情於一切法自相空義不能了,哀
愍彼故,方便宣說:菩提分法能取菩提。

復次,善現,若有為界、若無為界,如是等一切法,於此聖法毘奈耶中,皆非相應、非不相應,無合無散、無色
無見,無對一相,所謂「無相」。佛為饒益有情類,令得正解,入法實相,以世俗說修一切菩提分法能取菩提,非
以勝義。

善現,諸大菩薩於如是一切法,應學智見,學智見已,如實通達:

(1)如是諸法應可攝受 (2)如是諸法不應攝受。
 
問-世尊,何以故?

答-大菩薩於聲聞、獨覺地法,學智見已,如實通達,不應攝受。於一切智智相應諸法,學智見已,如實通達,一
切種相,應可攝受。諸大菩薩於此聖法毘奈耶中,應如是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問-善現復白佛言:何等名聖法毘奈耶?

答-善現,若諸聲聞、諸獨覺、諸大菩薩、若諸如來,如是一切 

(1)皆與貪、瞋、痴,非相應、非不相應,不合不散。
(2)皆與薩迦耶見、戒禁取見、疑見,非相應、非不相應,不合不散。皆與貪欲、瞋恚,非相應、非不相應,不
合不散。
(3)皆與色愛、無色愛、掉舉、慢、無明,非相應,非不相應,不合不散。
(4)皆與四靜慮、四無量、四空定等聲聞、獨覺六十七菩提分法、菩薩七十六菩提分法及佛六十二菩提分法(約
計)、有為界、無為界,非相應、非不相應,不合不散。

善現,彼(聲聞、獨覺、大菩薩、諸如來)名為聖,此是彼聖法毘奈耶,是故名:聖法毘奈耶。

 
問-何以故?

答-善現,此一切聲聞、緣覺及佛菩提分法無色、無見、無對、一相。所謂無相(空相、實相),彼諸聖者,如實
現見。

善現,無色與無色,非相應、非不相應,不合不散。無見與無見、無對與無對、一相與一相、無相與無相,亦非
相應非不相應,不合不散。 

善現,大菩薩於此無色、無見、無對、一相、無相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常應俢學,學已不得一切法相。

問-善現言:世尊,若大菩薩不於諸法相學,亦應不於諸行相學;諸大菩薩於諸法相及諸行相既不能學,云何能超
一切聲聞、獨覺地;若不能超是二地,云何能入菩薩正性離生?若不入菩薩正性離生,云何能得一切智智?若不能得一切智智,云何能轉正法輪?若不轉正法輪,云何能以聲聞、獨覺法或無上乘法安立有情,令脫無邊生死眾苦?

答-佛言:善現,若一切法實有相者,諸大菩薩應於中學,以一切法實非有相、無色、無見、無對、一相,所
謂:無相(實相),是故大菩薩不於有相法學,亦復不於無相法學,何以故? 

善現,如來出世若不出世,法界常住,諸法一相是謂無相(實相),如是無相即非有相亦非無相。 

善現,如是如汝所說,一切法非有相非無相,非一相非異相,若大菩薩知:一切法若有相若無相,若一相若異
相,咸同一相是謂無相(實相),修此無相(實相)是修般若般羅蜜多(實相般若)。

 
問-善現復白佛言:云何修此無相(實相)是修般若波羅蜜多?

答-佛言善現,若大菩薩修遣一切法,是修般若波羅蜜多,云何如是? 

若大菩薩修遣五蘊(所修),亦遣此修(能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能、所俱泯)。
 
若大菩薩修遣十八界、七大、四緣(所修),亦遣此修能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能、所俱泯)。

若大菩薩修遣「佛、法、僧、戒、天、有方便、無方便、寂靜、持出入息」隨念,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
多。
 
若大菩薩修遣「無常、苦、無我、不淨、厭食、一切世間不可樂、死、斷、離、滅」想,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
羅蜜多。
 
若大菩薩修遣「我、有情、命、…見者、使見者、常、非常、樂、非樂、我非我、淨非淨、遠離非遠離、寂靜非
寂靜」想,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
 
又遣其他聲聞、獨覺六十七種菩提分法、菩薩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佛六十二種菩提分法,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
羅蜜多。
 
 


問-善現白佛言:云何大菩薩修遣色、受、想、行、識,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

答-佛言:善現,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若念有色、有受、有想、有行、有識,有遣此修,非修般若波羅
蜜多,何以故?非有想(無想)者,能修般若波羅蜜多。

問-世尊,云何修遣眼、耳、鼻、舌、身、意處,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

答-善現,若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若有眼、耳、鼻、舌、身、意處,有遣此修,非修般若波羅蜜多,何以
故?非有想者,能修般若波羅蜜多若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若念有「色、受、想、行、識界等十八界」,有
「七大、四緣等」,有「眼、耳、鼻、舌、身、意界」,有遣此修,非修般若波羅蜜多。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71

問-世尊,云何大菩薩遣有為界,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云何大菩薩修遣無為界,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
羅蜜多?

答-佛言:若念有「有為界」,有遣此修,非修般若波羅蜜多。

若念有「無為界」,有遣此修,非修般若波羅蜜多,何以故?非有想者,能修般若波羅蜜多。
 
是故,善現,若大菩薩修遣有為界,亦遣此修;修遣無為界,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是故,大菩薩修遣
其他聲聞、緣覺、菩薩、佛等菩提分法,亦遣此修,是修般若波羅蜜多。
 

復次,善現,住「有想」者,定不能修六度般若波羅蜜多及三乘菩提分法,何以故?住「有想」者,若修布施乃
至般若及三乘菩提分法,必當執有我及我所修,由此執故,便著兩邊,著二邊故,不解脫生死,無道無涅槃,云
何如實能修布施乃至般若波羅蜜多及聲聞、緣覺、菩薩、佛之菩提分法(205法)! 



問-善現白佛言:世尊,何等是有?何等是非有?

答-佛言:善現,二是有、不二是非有。云何為二?云何不二?


(1)色想、受想、行識想為二;色想空、受想空、行識想空為不二。
 

(2)眼處想、耳鼻舌身意處想為二;眼處想空、耳鼻舌身意處想空為不二,乃至十八界、七大、四緣、十二因
緣、六度、廿空、十二如等,「想」為二,反之,若此三乘菩提分法「想空」則為不二;乃至有為界想為二,有為
界想空為不二;一切想皆為「二」,乃至一切二皆是「有」,乃至一切有皆有「生死」。


有生死者,不能解脫生、老、病、死、愁、歎、苦、憂、惱。善現,「諸想空」皆為無二,諸無二者皆是非
有,諸非有者皆無生死,無生死者,則能解脫生、老、病、死、愁、歎、苦、憂、惱。

由此因緣,當知一切有二想(有想、無想)者,定無布施、淨戒、安忍、精進、禪定、般若波羅蜜多,無道、無
果亦無現觀,下至順忍彼尚非有,況有色遍知、受想行識遍知、十八界遍知、七大遍知…,況有一切大菩薩行遍知,乃至諸佛無上正等菩提遍知;彼尚不能修聖道,況得一來、不還、阿羅漢果、獨覺菩提,況復能得一切智智及能永斷一切煩惱習氣相續。 


五、大菩薩如何起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之現觀?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72


問-具壽善現白佛言: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1)為有「有想」、有「無想」否?為有五蘊想否?為有十八界想否?為有十二緣起、廿空、十二如等想否?

(2)為有五陰「想」,為有五陰「斷想」否?為有十八界想,為有十八界「斷想」否?為有十二緣起、七大、四
緣、六度、廿空等諸多「想」及其「斷想」否?乃至諸佛無上正等菩提「想」,有諸佛無上正等菩提「斷想」否?
 

答-佛言:善現,大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於一切法皆無「有想」,亦無「無想」。善現,若無「有想」亦無
「無想」,當知即是菩薩順忍。若無「有想」亦無「無想」即是修道。若無「有想」亦無「無想」即是得果。
 
善現當知:「無性」即是大菩薩「道」,即是大菩薩「現觀」;善現,由此因緣,應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

其自性(以非「有想」、亦非「無想」即是無性)。 

 
問-善現白佛言: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其自性者,云何如來「於一切法無性為性」現等正覺,現等覺已,於一
切法及諸境界皆得自在?

答-佛言:如是、如是,一切法皆以「無性」為其自性者,我本修學菩薩道時
 

(1)無倒修行六波羅蜜多,離欲、惡、不善法,有尋、有伺、離生喜樂,入初靜慮具足住。 

(2)尋伺寂靜,内等淨、心一趣性,無尋無伺、定生喜樂,入第二靜慮具足住。

 (3)離喜住捨、正念正知,身受樂,聖說應捨,入第三靜慮具足住。

(4)斷樂斷苦,先喜憂沒,不苦不樂,捨念清淨,入第四靜慮具足住。


我於爾時,於諸靜慮及靜慮支,雖善取相而無所執,都無味著,都無所得(妙觀察智)。

我於爾時,於諸靜慮以清淨行相,無所分別具足安住。

我於爾時,於諸靜慮及靜慮支,善淳熟已,令心發起神境智證通、天耳智證通、他心智證通、宿住隨念智證通、
天眼智證通。

我於爾時,於所發起諸智證通,雖善取相(妙觀察智)而無所執,都無味著,都無所得,以如虛空見,無所分
別,具足安住。

我於爾時,以一剎那相應妙慧,證得無上正等菩提,謂現等覺,是苦、是集、是滅、是道聖諦,都無所有,成就
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等佛菩提分法…,無邊功德,安立三聚有情差別,
隨其所應方便教導,令獲殊勝利益安樂。


善現,若諸欲惡不善法等,有少自性或復他性為自性者,我本修行菩薩行時,不應通達一切欲惡不善法等;皆
以「無性」為「自性」已,能入初至四靜慮俱足住。

善現,若諸神通,有少自性或復他性為自性者,我本修行菩薩行時,不應通達一切神通,皆以「無性」為「自
性」已,發行種種自在神通,以諸神通無自他性,但以「無性」為「自性」故,通達種種神通,於諸境界自在無
礙…,乃至若佛無上證等菩提、諸有情等皆以「無性」為「自性」。
 

問-善現白佛言:世尊,若大菩薩依無性為自性法,起四靜慮,發五神通,證得無上正等正覺菩提,安立三聚有情
差別,隨其所應,方便教導,令獲殊勝利樂事者,云何大菩薩於無性為自性法中,有漸次業、漸次學、漸次行,由
此三故,證得無上正等正覺菩提?

 答-佛言:善現,諸大菩薩最初從佛世尊所聞;若從已多供養諸佛之大菩薩所聞;若從獨覺、阿羅漢、不還、一
來、預流所聞;『諸佛世尊以無性為自性,究竟證得以無性為自性法,故名佛世尊;諸大菩薩亦以無性為自性,漸
次證得以無性為自性法,故名大菩薩;一切獨覺、諸阿羅漢、不還、一來、預流、諸賢善士、諸餘有情一切行、一
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乃至無有如毛端量,若行、若法實有自性而可得者。』

是大菩薩聞此事已,作是思惟:「若一切有情,一切行、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證得、信解以無性為自性
法故,名佛、菩薩、獨覺、聲聞、賢善士者。我於無上正等覺菩提,若當證得、若不證得,一切有情,一切行、一
切法,常以無性為自性,故我定發趣無上正等覺菩提,得菩提已,若諸有情,行有想者,方便安立,令住無想。」
 
是大菩薩既思惟已,發趣無上正等覺菩提,為普救度諸有情故,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如過去諸佛菩
薩發趣無上正等覺菩提,漸次修行,證得無上正等覺菩提,是大菩薩亦復如是,漸次修行六波羅蜜多。

復次善現:是大菩薩從初發心修行布施、淨戒、安忍、精進、及般若波羅蜜多時,施諸有情種種財物、安住戒蘊、安住安忍、安住精進、安住定蘊、慧蘊、解脫蘊、解脫智見蘊;自行布施、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稱揚顯示如是六波羅蜜多功德,歡喜讚歎行六波羅蜜多功德者,是大菩薩由六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力故,超諸聲聞、獨覺地,趣入菩薩正性離生;入菩薩正性離生已,便能嚴淨佛土,成熟有情;嚴淨佛土、成熟有情圓滿已,便能證得無上正等覺菩提;證菩提已,便能轉正法輪;由轉正法輪故,安立有情於三乘法;有情安住三乘法已,解脫生死證得涅槃。
 

是大菩薩由般若故,雖能如是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而觀一切都不可得,何以故?以一切法自性無
故,是為大菩薩依行六種波羅蜜多,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

復次,善現,大菩薩從初發心以一切智智相應作意、信解諸法皆以無性為其自性,先應次第修佛隨念→法隨念→
僧隨念→戒隨念→捨隨念(施)→天隨念。
  

六、大菩薩以一切法自性無性故,次第修學六念門。
 
問-云何修「佛隨念」?

答-善現,是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不應以色思惟、受、想、行、識思惟如來應正等覺。善現,色、受、想、行、識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善現,若無念、無思惟是為佛隨念。


復次善現,大菩薩不應以三十二相、真金色身、身有常光面各一尋、八十隨形好,思惟如來應正等覺,何以故?
如是相好、金光、色身都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善現,若無念、無思惟是
為佛隨念。


如是乃至不應以佛十力、四無畏、四無礙、十八不共佛法、三相智思惟如來應正等覺,何以故?如是諸法皆無自
性,若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若無念、無思惟,是為佛隨念。

復次,善現,大菩薩不應以緣起之法思惟如來應正等覺。何以故?善現,緣起之法都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若無念、無思惟是為佛隨念。

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修佛隨念,若如是修佛隨念是為大菩薩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
行時,則能圓滿一切聲聞、緣覺及佛菩提分法…,乃至圓滿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由此證得一切智智。

善現,是大菩薩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覺一切法皆無自性,其中無「有想」亦復無「無想」,大菩薩應如
是修佛隨念,謂於其中尚無少念,況有念佛。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73



問-云何大菩薩修「法隨念」?

答-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不應思惟「善、不善、無記、世間、出世間、愛染、不愛染、有諍、無
諍、聖、非聖、有漏、無漏、欲界繫、色界繫、無色界繫、有為、無為」何以故?善現,如是諸法皆無自性,若
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善現,若無念、無思惟,是為法隨念。

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修法隨念,是為大菩薩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善現,如是則能圓
滿四念住,亦能圓滿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則能圓滿空解脫門,亦能圓滿無相、無
願解脫門;則能圓滿四靜慮,亦能圓滿四無量、四無色定、四聖諦、十二緣起門;則能圓滿八解脫,亦能圓滿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四果、獨覺菩提十地;則能圓滿一切三摩地門,亦能圓滿一切陀羅尼門;則能圓滿布施波羅蜜多,亦能圓滿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則能圓滿內空,亦能圓滿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則能圓滿真如,亦能圓滿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則能圓滿五眼,亦能圓滿六神通;則能圓滿佛十力,亦能圓滿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十八佛不共法;則能圓滿大慈,亦能圓滿大悲、大喜、大捨;則能圓滿無忘失法,亦能圓滿恒住捨性,一切菩薩行;則能圓滿一切智,亦能圓滿道相智、一切相智,由此證得一切智智(約計六十七、七十六及六十二共為三乘菩提分法,約計二○五種,詳見原經文細述)。


善現,是大菩薩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覺一切法皆無自性,其中無「有想」亦復無「無想」,大菩薩應如是修
「法隨念」,謂於其中尚無少念,況有念法。


問-云何大菩薩修「僧隨念」?

答-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作是念,佛弟子眾具「淨戒蘊、定、慧、解脫、解脫智見蘊、四雙八背」,一切皆是無性所顯,皆以無性為其「自性」,由是因緣不應思惟,何以故?善現,佛弟子眾皆是無自性,若
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若無念、無思惟,是為僧隨念。


復次善現,若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修僧隨念,若如是為大菩薩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大菩薩如是行時,則能圓滿四念處等聲聞菩提、緣覺菩提六十七種菩提分法、菩薩行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佛菩提六十二種菩提分法…,則能圓滿一切智、道種智,一切相智,由此證得一切智智。

善現,是大菩薩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覺一切法皆無自性,其中無「有想」亦復無「無想」,大菩薩如是修
「僧隨念」,謂於其中尚無少念,況有念僧。
 

問-云何大菩薩修「戒隨念」?

答-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從初發心乃至安坐妙菩提座,恆住淨戒,無缺無隙、無瑕無穢,無所取
者,應受供養,智者所讚,妙善受持,妙善究竟,隨順勝定,思惟此戒,以無性為自性,由是因緣不應思惟,何以
故?如是淨戒皆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善現,若無念、無思惟,是為「戒
隨念」。

復次善現,若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修戒隨念,若如是為大菩薩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
大菩薩如是行時,則能圓滿四念處等…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菩薩行及佛菩提等種種菩提分法;則能圓滿一切智、
道相智、一切相智,由此証得一切智智。

善現,是大菩薩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覺一切法皆無自性,其中無「有想」亦復無「無想」,大菩薩如是修「戒隨念」,謂於其中尚無少念,況有念戒。
  


問-云何大菩薩修「捨(施)隨念」?

答-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修捨隨念,若捨財,若捨法俱不起心,我施我不
施、我捨我不捨,若捨所有身分支節亦不起心,我施我不施、我捨我不捨,亦不思惟所捨,所與及捨施福,何以故?如是諸法皆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無所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善現,若無念、無思惟,是為「捨隨念」。


復次善現,若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修捨隨念,若如是為大菩薩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
大菩薩如是行時,則能圓滿四念處等…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菩薩行及佛菩提等種種菩提分法;則由此證得一切智
智。

善現,是大菩薩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覺一切法皆無自性,其中無「有想」亦復無「無想」,大菩薩如是修
「捨隨念」,謂於其中尚無少念,況有念捨。
 


問-云何大菩薩修「天隨念」?

答-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修天隨念,觀預流等,雖生六欲天而不可得,不
應思惟。觀不還等,雖生色界天或無色界天而不可得,不應思惟,何以故?如是諸天皆無自性,法若無自性則無所
有,若無所有則不可念,所以者何?善現,若無念、無思惟,是為「天隨念」。

復次善現,若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修天隨念,若如是為大菩薩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大菩薩如是行時,則能圓滿四念處等…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菩薩行及佛菩提等種種菩提分法;則由此證得一切智智。

善現,是大菩薩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覺一切法皆無自性,其中無「有想」亦復無「無想」,大菩薩如是修「天隨念」,謂於其中尚無少念,況有念天。

此外,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大菩薩為欲圓滿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以無性為自性方便力故,
應學(三乘菩提分法)廿空、十二如、三十七道品、四聖諦、四無量、四無色定、八解脫、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三解脫門、六度、十地及五眼、六通、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十八佛不共法、大慈悲喜捨、無忘失法、
恆住捨性、三相智、一切三摩地、一切陀羅尼等菩提分法。

善現,是大菩薩如是修學菩提道時,覺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其中尚無少念可得,況有念「五蘊、十八界、七
大、十二緣起、六度、廿空…等聲聞道、緣覺道、菩薩道、佛道」之菩提分法。如是諸念及所念法,若少有實,無有是處。

善現,如是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雖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而其中所有一切業、學、行皆悉不
轉,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故。
 


問-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者,則應無五蘊、十八界、七大、十二緣起、六度、廿空、十二如等聲聞、緣覺六十七、菩薩七十六及佛六十七種菩提分法,應無諸佛無上正等菩提,應無佛法僧,應無道亦無果,應無雜染清淨,應無行、無得、無現觀,乃至一切法皆應是無。


答-佛言:善現,於汝意云何?於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中,有性、無性為可得否?善現答言:否也,世尊。(無
「有性」、無「無性」即所謂一切法無性)。於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中,有性、無性俱不可得。

佛言:善現,若於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中,有性、無性俱不可得,云何汝今可為是問—若於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者,則應無五蘊、十八界、七大、十二緣起等法及聲聞、緣覺、菩薩及諸佛之菩提分法,乃至應無佛法僧、應無道、無果、應無雜染清淨、應無行、無得、無現觀,乃至一切法皆應是無。

 


問-善現白佛言:世尊,我於是法無惑無疑,然當來世有比丘等或求聲聞乘、獨覺乘或大菩薩乘,彼作是說:佛說
一切法皆以無性為其自性,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者,誰染、誰淨、誰縛、誰解?彼於染淨及於縛解不了知故,
破戒、破見、破威儀、破淨命,由此故,當墮地獄、傍生、鬼界受諸劇苦,輪迴生死,難得解脫,我觀未來當有如是可怖畏事,故問如來應正等覺如是深義,然我於此無惑無疑。

答-佛言,善現,善哉!善哉!如是如汝所說:「於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中,有性、無性俱不可得。」不應
於此執「有、無性」。

又佛言:善現,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自性故,大菩薩為欲利樂有情故,求趣無上正等菩提,何以故? 

善現,諸有情類具斷常見,住有所得,難可調伏,愚痴顛倒,難可解脫。

善現,住有所有,由「有所得」想,無得、無現觀、亦無無上正等菩提。 



七、大菩薩云何起「一切法無所得」現觀,以一剎那心具攝一切菩提分法?
 


問-善現白佛言:世尊,無所得者為有得、有現觀,有無上正等菩提否?


答-佛言:善現,若無所得即是得,即是現觀、即是無上正等菩提,以不壞法界故。
 

善現,若有於是無所得中欲有所得,欲得現觀,欲得無上正等菩提,當知彼為欲壞法界。

 
問-善現白佛言:世尊,若無所得即是得,即是現觀,即是無上正等菩提。無所得中無得、無現觀,亦無無上正等
菩提者,云何得有大菩薩十地?云何有大菩薩無生法忍?

云何有異熟生神通、異熟生六波羅蜜多?云何有大菩薩安住如是異熟生法?成熟有情嚴淨佛土,於諸佛所恭敬供養,上妙飲食、衣服、花鬘、塗香、車乘、瓔珞、寶幢、幡蓋…種種人天資具,所獲善根,乃至無上正等菩提與果無盡,乃至涅槃後,自設利羅及諸佛子,猶得種種供敬供養,善根勢力猶未滅盡?

答-佛言:善現,以一切法無所得故,得有大菩薩十地;即由此故,得有大菩薩無生法忍;即由此故,得有異熟生
神通;即由此故,得有異熟生六波羅蜜多;即由此故,得有大菩薩安住如是異熟生法;即由此故,成熟有情嚴淨佛土,於諸佛所恭敬供養,上妙飲食、衣服、花鬘塗香等,車乘、纓珞、寶幢、幡蓋…種種人天資具,所獲善根,乃至無上正等菩提與果無盡,乃至涅槃後,自設利羅及諸弟子,猶得種種恭敬供養,善根勢力猶未滅盡。


問-爾時,善現白佛言,世尊,若一切法皆無所得,六波羅蜜多及諸神通有何差別?

答-佛言:善現,無所得者,六波羅蜜多及諸神通,皆無差別,但為欲令彼有所得者離染著故,(佛)方便宣說六
波羅蜜多及諸神通有差別相。
 

問-善現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無所得者,六波羅蜜多及諸神通皆無差別?

答-佛言: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不得布施,不得布施者;不得受者。不得所施而行布施;不得淨戒而護淨
戒,不得安忍而修安忍;不得精進而修精進,不得靜慮而修靜慮,不得般若而修般若,不得神通而修神通;不得四念住而修四念住,不得聲聞、緣覺菩提分法而修聲聞、緣覺菩提;不得菩薩、佛菩提分法而修佛菩提分法,乃至不得有情而成熟有情,不得佛土而嚴淨佛土,不得一切佛法而證無上正等菩提;善現,大菩薩應行如是一切法「無所得」般若波羅蜜多。若如是行「無所得」般若波羅蜜多,一切惡魔及魔眷屬,皆不能壞。
 

問-具壽善現白佛言:云何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一心具攝「六波羅蜜多,亦能具攝聲聞、緣覺菩提分法,菩薩及佛菩提分法,亦能具三十二大士相八十隨形好」等一切法?


答-佛告善現,若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所修六波羅蜜多,不離般若波羅蜜多,皆為般若波羅蜜多之所攝
受。所修四靜慮、四無量、四無色定等聲聞、緣覺菩提分法,三十七道品、廿十空、十二如來等菩薩菩提分法及四
無畏、四無礙、五眼、六通、十力、十八佛不共等佛菩提分法,不離般若波羅蜜多,皆為般若波羅蜜多之所攝受。 

善現,如是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一剎那心則能具攝六波羅蜜多,亦能具攝聲聞、緣覺菩提六十七種菩提
分法,菩薩行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佛菩提六十二種菩提分法(約計二○五種菩提分法)。 


問-善現白佛言:云何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諸有所作不離般若波羅蜜多,常為般若波羅蜜多之所攝受故,
一剎那心則能具攝六波羅蜜多、聲聞、緣覺、菩薩及佛等三乘菩提分法?

答-佛告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所行修六波羅蜜多,皆為般若波羅蜜多所攝受故,遠離二想;其餘所
修聲聞、緣覺六十七種菩提分法,菩薩行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佛六十二種菩提分法,亦皆為般若波羅蜜多所攝受故,遠離二想。


問-善現白佛言:云何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雖行六波羅蜜多而無二想;雖修聲聞、緣覺種種菩提分法而無
二想;雖修菩薩行種種菩提分法及佛菩提種種菩提分法而無二想?

答-佛告善現:大菩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為欲「圓滿」布施波羅蜜多故,即於布施波羅蜜中攝受一切六波羅
蜜多而行布施;攝受一切聲聞、緣覺六十七種菩提分法、菩薩行七十六種菩提分法及佛菩提六十二種菩提分法而行
布施(約計二○五種菩提分法,請詳見原經文細述),由是因緣而無二想。
 


八、大菩薩如何修學一切相智?圓滿般若波羅蜜多及餘功德?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378

大菩薩不執著一切世間法及出世間法,三乘菩提分法,乃至不執著聲聞、緣覺、菩提、一切大菩薩行、諸佛無上
正等菩提,是大菩薩行「無性為自性」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能圓滿菩薩道…,離諸闇障,往佛道中,由異熟生勝
神通力,方便饒益諸有情類。 

應以布施、淨戒、安忍、靜慮、禪定、般若、解脫、解脫智見而攝受者,即以布施、淨戒、安忍、靜慮、禪定、
般若、解脫、解脫智見而攝受之。 

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方便令住預流果、一來果、不還果、阿羅漢果、獨覺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菩薩摩訶薩能作種種神通變現,欲往殑伽沙等世界隨意能往,欲現所往諸世界中種種珍寶隨意能現,欲令所往
諸世界中有情受用眾妙珍寶,隨其所樂皆令滿足。 

是菩薩摩訶薩從一世界至一世界,利益安樂無量有情,見諸世界嚴淨之相,能自攝受隨意所樂嚴淨佛土,譬如他
化自在諸天諸有所須眾妙樂具隨心而現,如是菩薩隨意攝受種種嚴淨無量佛土。

是菩薩摩訶薩由「異熟生」布施、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及「異熟生」諸妙神通,并「異熟
生」菩薩道故行道相智,由道相智得成熟故,復能證得一切相智,由得此智於一切法無所攝受,謂不攝受五蘊、十
二處、十八界等世間法;不攝受一切善法非善法、世間法出世間法、有漏法無漏法、有為法無為法、有罪法無罪
法,亦不攝受所證無上正等菩提,亦不攝受一切佛土所受用物,其中有情亦無攝受,何以故?

是菩薩摩訶薩先不攝受一切法故,於一切法無所得故,為諸有情無倒宣說:一切法性無攝受故,如是善現,菩薩
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由「離諸相無漏心力」能於一切無相、無覺、無得、無影、無作法中,圓滿般若波羅
蜜多,亦能圓滿諸餘功德(復由一切相智起,金剛喻定,以一剎那相應妙慧,乃能證得一切智智,成就無上正等菩
提)。

九、結語:
此等精要即是修學大乘甚深般若波羅蜜多之內容摘錄簡述,敬請參考、修學,餘如原經文,請自查閱,香光資訊
網/圖書館服務等網站,有原經文詳載,謹列其要,供請 鑒察。如欲知由「常憶念佛」,契入不假方便,自得真
心開及見佛性之修學方法及次第,可向本會索取教科書參考及修行。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般若唯識篇2

5.問:第七識與自證分,第六識與證自證分」。有何關係?

答:(一)自證分是驗知見分緣相分之「量果」,證自證分是再驗知自證分緣見分之「量果」。 

「量果」必須具備四條件:一者唯一現量,二者緣內,三者不起影像,四者心體。

第六識見分非唯一現量,緣三界九地,有影像相分,非是心體;第七識見分為非量,雖緣內但不是本質相分、亦不是心體;不能完全符合前所述「量果」之四條件,故不具足量果之功能,此其一也。


(二)唯識上,所謂第七識—帶質境、非量、有覆無記性;第六識—三境、三量、通三性;前五識:性境、現量、通三性。

均依諸識之「見、相分」而說,概因諸識之「自證分」及「證自證分」均為量果,而以上七轉識之見分、相分均非量果,故七轉識見分、相分不可能是自證分或證自證分,外二分與內二分功能不同故,此其二也。

念佛人或修行人,若能起唯識觀行、體究念佛、或藉憶佛念佛之行門功夫,得以悟入心開見佛,相應識自體分(或稱自證分)之實法—不生不滅之淨分第八識(清淨如來藏識),現起根本無分別智(慧),再了如來藏之體性、相用,起後得無分別智(慧),依之修行,由有漏入無漏,進而不執無漏,而入有漏、無漏不二之圓頓法門。





6.問:「情與無情同圓種智,此句證明有情與無情皆 有佛性,皆可成佛嗎?」

答:錯也。謂種智,指一切種、菩提種之智慧。一切有為法,不離色法及心法;而一切法,由一切種生,故種子亦有色法種子及心法種子。有情是正報,無情是依報,依報是依侍於正報而存在。
 
第八識自體是一切法之本體,含藏一切種,其種子現行能生一切法,故由其識自體(自證分)中轉生、轉起見分及相分;見分(包括有了別、了知、能生等功能);見分所挾帶而起之相分包括:
(1)根身(有情之根身-正報,含攝色法及心法)。
(2)器界(無情之器界-依報,只有色法)
(3)及一切種(包括色種及心種)。 

成佛時,悉能覺了一切種所生一切法之智慧,稱為一切種智,故曰:「佛於情與無情中,同時圓滿一切種智。」而不是指情與無情皆有佛性,皆可成佛。敬請正解如來真實義,莫錯會。

又純屬無情之植物、礦物由四大和合,攝屬器界,以非心故、無心故,是依報故,也不具佛性,不可能單獨成佛。禪宗公案之乾屎橛、問取露柱等,並非指此等物質有佛性,只是藉「物」開悟顯「理」—有情之心性理體,佛性乃有情的真心之展現,生公說法,頑石點頭之公案,其理亦然,極樂世界無情說法,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還是佛說法,且莫錯會!

故觀無量壽經云:「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故無情無心,不是佛、不作佛,成佛是八識轉成四智菩提。
 
植物、礦物並無八識及五十一心所等,既無心識,又如何轉八識成佛果之四智菩提?




7.問:「讓花朵聽音樂或給予好環境,花會長得好;水或其他物質會隨環境變化,此等無情應是有佛性,否則那能如此!」其義為何?

答:此恐是誤會。曰:一切植物、礦物皆有物性、物理;如向地性、向光性、水流濕、火就燥等,此等四大和合—依報之物體,均受有情心識見分之共業招感,而有不同的相分境產生,故識有現量、比量、非量;境有性境、帶質境、獨影境。

所謂「相由心生,境隨心轉」、「三界所有法,唯是一心作」,如欲界:心識見分挾帶起欲界外塵境,色界:心識見分挾帶起色界外塵境,乃至無色界:無五識心、無外塵境等。無情是依報,必須依正報而存在,係有情藉以生活、安身、立命之器世間,不可能具有佛性,而能成佛;唯有一切有情具足一切種智時,才能成佛。

有情因有心識,故能動,稱為動物;無情無心識,故不能動,稱為植物、礦物,否則菩薩應不稱「覺有情」,應改為「覺無情」。又六祖法寶壇經云:「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亦無種,無性亦無生。」意謂:有心識之有情,薰習菩提種性,因地心終成佛果;無心識之無情,無菩提種性,無佛性、亦無自性,幻
起幻滅,生亦無生。
 
又經有無量義,角度不同、層次分屬。楞嚴經云:「純想則生,純情則墮。」菩薩稱覺有情,有情本覺,何以入於迷情、情執深重?以人我執、法我執故—謂由於第七識染污,迷惑顛倒,其見分誤執第八識見分為自內我,又執第八識見分所帶起之相分為常、一之實我、實法,而現起第七識相分之帶質境—通情(第七
識見分)本(第八識相分),致有情終日鎮於此迷情,故菩薩—覺有情,令有情眾生覺悟此迷情。 

若有情覺此迷情,究盡成佛(無情),捨有漏及劣無漏種子,離於異熟性,不再有一切種之薰習、變異(無種),此時純善清淨,超越善、惡性之分別(無性),又緣起無自性(無性),生即無生,證無生忍及無生法忍(無生)。
 

大乘密嚴經密嚴道場品,金剛藏菩薩摩訶薩唯然受教,佛言:「善男子!三摩地勝自在金剛藏如來,非蘊亦非異蘊,非依蘊非不依蘊,非生非滅,非知非所知,非根非境,何以故?蘊處界、諸根境等皆鄙陋故,不應內外而見如來,且色無覺知,無有思慮,生已必滅,同於草木、瓦礫之類,微塵積成,如水聚沫,...

……。」謂佛陀以色無覺知、無有思慮,生已必滅,同於草木、瓦礫之類,幻起微塵積成,幻滅如聚沫,何來無情皆有佛性,皆可成佛之邪見!概因不明心、不見性故;不相應無漏法,無親自體驗故。




8.問:若以否定、脅迫等方式惱亂、障蔽、隱沒他佛子,不令流布佛說大乘微妙法義(如真心本性),此舉妥當否?又佛經是否有開示?其被損惱者又當如何自處?


答:此舉深為不當,宜戒慎恐懼為是。

1.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有言:遠離淨戒、遠離正定、遠離正慧,自處師長位,富貴尊位,惱亂佛弟子,損惱無量有情,由是定墮無間地獄,輪轉惡趣,難有出期。於我所說微妙法義,誹謗輕毀,障蔽隱沒,不令流布,如諸皆當墮無間地獄,受諸劇苦,輪轉惡趣,難有出期。 

2.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第337卷中有云;略為:若大菩薩與求無上正等菩提諸善男子、善女人等,更相毀辱、鬥諍毀謗,爾時惡魔作是念:此二菩薩具遠「無上正等菩提」,俱近地獄、傍生、鬼趣、作是念已,歡喜踴躍。

若大菩薩未得無上正等菩提不退轉記,於得是無上正等菩提不退轉記諸菩薩所,起損害心,鬥諍毀辱,輕蔑誹謗,復無慚愧,懷恨不捨,不能如法發露改悔,我說於其中間無有「去罪還補善」義;要爾所劫流轉生死,遠離善友,重苦所缚;若不捨棄大菩提心,要爾所劫勤修勝行,然後乃補所退功德。

3.以世間憲法而言,人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不受脅迫;有言論的自由,不被干犯等基本人權。

4.至於被損惱者,當深入般若波羅蜜多,以非有非無,離諸戲論乃名「現觀」;又一切法無自性,若法無自性,則不應戲論,故五蘊、十八界等有為法,及六度、廿空、十二如等一切法無戲論。故不需回應,當默擯、忍他、讓他、不管他,謹遵佛陀遺教經及摩訶般若經等之教誨,得免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亦受魔擾及墮三惡道之苦。

5.應存清淨心,說清淨法,修清淨行,遵行佛陀大乘了義教法,實修實證,利樂眾生;將極樂的清淨蓮花,遍植於眾生心田,讓不覺者棄邪歸正,重視戒、定、慧之修行,則佛門是幸,正法久住。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般若唯識篇1

1.問:地藏菩薩之讚句-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是否符合菩薩之本願?
 
這段舉例與師討論,用較圓滿週延的用詞法、方不致令大眾不敢親近地藏經。
幾乎所有的佛,法音都能夠宣流到十方世界,
各位將來成佛一樣可以法音宣流遍十方,
隨因地度眾的願力不同,亦各具特色,
如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從眾生病苦等下手,盡令解脫,
觀音菩薩跟我們娑婆世界眾生緣比較深,
阿彌陀佛對末法眾生攝受的願比較強,
釋迦世尊有願度五濁惡世眾生啊! 
 
所以這有所不同,雖然他能廣度十方眾生,沒有錯,
但因為願力的不同,因地發的願不同,而去酬度眾生,
例如有人跟神明求乞,滿願以後去酬神一樣,
他發的這個願,要去報償這個願,要去達成這個願,所以會有不同的做法去廣度眾生。 
 
至於地藏菩薩專度地獄眾生嗎?
 
他是專度陰的嗎?
 
白天或晚上不能念嗎?
 
在家居士不能念嗎?
 
正知正見是如何?
 
地藏菩薩之願力如地藏經忉利天空神通品第一云:
文殊師利,時長者子因發願言:
我今盡未來際不可計劫,爲罪苦六道眾生,
廣設方便、盡令解脫,而我自身方成佛道。
以是於彼佛前立斯大願,于今百千萬億那由他不可說劫尚為菩薩。 

又地神護法品第十一:
如文殊、普賢、觀音、彌勒亦化百千身形度於六道其願尚有畢竟、、、、、。
所以地藏菩薩之讚偈是『廣度六道盡令解脫、不可計劫方成佛道。』
諸菩薩廣度六道眾生,善根深厚,功德無量,光明無量,
俗人所謂地藏菩薩是陰的,或地藏菩薩只度、專度陰的,
或什麼白天或在家居士不能念地藏經,或不能供地藏菩薩,
乃至有人將地藏菩薩列入一闡提之例子等等,根本是誤會,
如此以訛傳訛,概係有受「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証菩提」之讚偈之影響,
或對地藏菩薩本願經不熟悉、不透徹所致,事實上讚偈與地藏經經文有差距,
地藏菩薩是廣度六道,不只度地獄道及惡鬼道,而是冥陽兩利,悉令解脫,
與諸菩薩一般直至不可計劫後方成菩提,不是誓不成佛,不成佛還用發願嗎?
請各位佛子明辨,切莫以訛傳訛,誤會扭曲菩薩大願,
才是正知正見的佛弟子,修行才易有功德受用及成就。 
 
敬請像念佛菩薩一樣,
隨時隨地皆可安心、放心的念地藏菩薩聖號及誦念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
消災免難增福增慧,超薦祖先得生淨土,家安宅吉、善神臨護,事業順利,所求皆應。




2.問:「捨識用根」是捨那一個識?捨第六識嗎?

答:成佛是轉識成智。
轉棄、轉捨有漏種及劣無漏種,增勝、增生純無漏種,
成為佛地純無漏淨種,此即轉八識成四智菩提也。

或已用該名相者辯稱:
係捨棄「五俱意識」之意識分別,直接用五根!但此「一詞」仍有不妥適之處。
因根觸塵而生識,以識自體分起自識見、相分而有分別;
縱使用五根時,亦有五識現量之自性分別,
並非「全然無識」之現行,只是無表義名言而已!
根能發識,用根即有識故;除非無此根,則不用根,或根壞了。

考「捨識用根」一詞之用意,楞嚴經前後文義,
或為捨「分別」識,用「無分別」智,似可簡稱「捨識用智」;
或為捨「妄本」用「真本」,似可簡稱「捨妄用真」,
故自六根門頭下手,覓得如來密因――真本,
再令根本無分別智增長,循根解結(六結),一根之結悉解,六根盡解。

故「捨識用根」一詞似不宜再用,免生紛擾,
但亦不必否定已用該名相者,或許是一時用詞不當之無心過也。
有則改之,善莫大焉!敬請參考。




3.問:何謂「識體四分?」

答:一、八識自體皆有四分,謂相分、見分(外二分-現象界),自證分、證自證分(內二分-自體界)。

(一)
相 分:又名所取分,即被心、心所見 分了別之境相。

可分為二:
1本質相分:第八阿賴耶識所頓變,即第八 識種子所生之實質色法。
2影像相分:七轉識等所緣境,唯變影像, 不得本質。
例如第六意識浮現空花、兔角之相,唯有影像而無所依托之本質。

(二)
見 分:又作能取分,即能了別、分別相分之心、心所法。

(三)
自證分:又作自體分,即自體證知見分之作用,
亦即自體能證知自識見分緣相分之量果。

(四)
證自證分:即證知「自證分」緣「見分」之量果,亦即自證分之再證知。
於八識中皆各具有此四分,為眾生分別作用時所必備者,
例如度量一事物,應有「能量」(見分)作為尺度,
亦應有「所量」(相分)作為對象,該有「量果」(自證分)以得知大小、長短等,
而將自證分之「量果」再加以證知,則為證自證分,
故自證分、證自證分二者均有量果之功能。 

師曰:四分以鏡子作比喻:

(1)相分:鏡面光明所映現之「影像」。

(2)見分:由自證分鏡面轉生轉起之「照用」。

(3)自證分: 鏡面是鏡的自,其如實顯現是「照」、是「寂」。

(4)證自證分: 能證明鏡面之鏡背。 


二、每一個識都有四分,以第八識而論: 

(一)
相分(所):根身、器界、一切種,即第八識見分所緣者(第八識生彼反緣彼),
恆為性境,屬三細相之「現相」。

(二)
見分(能):是「照用」之意,為現量之自性分別,屬三細相之「轉相」。

(三)
自證分:第八識「識自體」,為現量,屬三細相之「業相」。

(四)
證自證分:能證知自證分之作用,亦為是現量。


三、依四分薰習種子而論:

(一)
轉識於薰習第八識之種子時,見分薰能緣種子,稱為見分薰;
相分薰所緣種子,稱為相分薰,二者總稱「用能薰」。

(二)
自證分薰其自種子,稱為「自體薰、體能薰」。
 
(三)
證自證分則無能薰之勢用,蓋自證分與證自證分均是現量故,自證分之再證知故。

(四)見、相二分稱為外二分,自證、證自證二分則稱為內二分。
實則內二分係依持種識而言,有能藏之第八識及所含藏八識之一切種,
故亦稱識自體分,乃是見分、相分所依之識自體。
內二分並非是推論分別的假立,非是思想,亦非是學說之虛幻法,
而是可證成「唯識無境」之「真實唯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