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蓮念佛會 inlotus

inlotus's world 常憶念佛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常憶念佛心得報告4

佛子 隆西心開報告
 

小時候、就深感人生有很多的痛苦煩惱,當時就心想人生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問題,為甚麼人們不能快樂的過日子?又看到人會死亡,一輩子辛勤的努力,結果甚麼都帶不走,到底生命是怎麼一回事?人來到這個世間有甚麼意義?

一、外道法之熏習

當兵回來後,求道之路也開始了,這個階段接觸的都是外道法,也忘了曾經跟過多少老師學習,但基本上皆以打坐入靜為主,在靜中覺得身心舒暢,也沒有甚麼煩惱,因此就很喜歡打坐;但是起坐之後,歷緣對境念頭一起,煩惱也上來了,當時因為沒有知見,所以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只知道修定還不是究竟。

二、現○禪之參學

民國七十八年初,認識了一位教禪的老師,才開始進入佛法領域。當時老師標榜能幫助行人明心見性,找回父母未生之前的本來面目,所以就很興奮的以為總算遇到了真正的善知識,後來在老師指導下,也知道、體驗了該老師所認為的真心本性(當時大家都不知真心和本性是非一亦非異)和如何悟後起修、保任等。為了保任真心本性,所以長時間讓自己盡量不起心動念,一段時日之後,發現竟然無法正常的和別人對話,很多名相都忘記了,表達時還要想一下,經常言不及意,一直到現在都還有這種情形;另一個問題就是覺得平時心中無事時,要處在一念不生的知覺中,比較容易,但一有事情,業力現前,八識田中的無明妄念不斷浮上來,根本不受控制,煩惱還是不斷,所以心中產生了疑問,這就是嗎?

於是在民國八十一年離開了這個修禪道場,從此為了甚麼是真正的『本心』而到處參訪,只要知道那裏有善知識談及這個問題,就會去親近學習,但並沒有任何新發現。

三、南傳法-內觀禪之熏修

民國八十五年底,在素食店吃午餐時,看到一張修習南傳法的『內觀禪修』海報,那是由某教授從印度引進來的,於是便報名去參加,理論依據是『四念住經』,正念正知身、受、心、法無常無我,不起貪、瞋、痴等執著,實修則從覺知身體的感受(受念處)下手,了知一切的感受(感覺)變化無常,不受我的掌控,遲早一定會改變消失,所以對樂受不起貪愛,對苦受不生瞋恨,訓練自己平等面對所有的感受,讓心越來越平靜,越平衡,而從貪瞋的習性解脫出來。

修習一段時間之後,覺得自己經常處在定中,內心瞞平靜的,同時對於佛法知見,也有更深一層的認知;當時因為一直和教授定期共修,所以當後來教授離開此法門時,也隨著教授去和另一位泰國法師教導的『動中禪』學習。

四、動中禪之熏修

『動中禪』法門以時時刻刻覺知身體的動作為主,為了不使覺知中斷,所以師父要求從早上起床一直到晚上睡下,中間都不能躺下來休息,也不能靜坐不動,必須不斷經行覺知腳的移動或是坐下來覺知手的固定動作,任何念頭升起都不管它,有一、二次,因為太疲倦了,眼睛一閉上,馬上睡著,又馬上醒過來,因為身體的動作持續在進行。

民國八十九年八月在法師的建議下,到泰國動中禪的發源地繼續修習,在此期間,不知是否睡小木屋太潮濕的緣故,每天晚上睡覺時都因喉嚨痛和尾椎骨痛而醒過來,後來頭部也開始不舒服,經行時,每走一步就像有人從後面拉著腳般沉重,已沒辦法整天精進,真是既沮喪又絕望,而於當年十一月五日回到台灣。因為身體已不容許再硬撐下去,所以回來不久,就離開了這個方法。

五、藏密『大手印』之熏修

民國九十年中,於無意間,看到一本某藏密仁波切所寫的『大手印』,書中談及如何禪修本心,真是如獲至寶,於是又進入密教修行,持咒、修法、灌頂、法會、火供,又是一頭栽進去,並曾經兩次參加不同仁波切主持的『大手印止觀禪修營』,除了學得不同方法的止與觀外,於『本心』上仍舊沒有新的見解,仍然在意識上做功夫,還是不能『安心』。

六、大乘淨土圓覺法門之修行 

1.緣起

民國九十二年初,當時早上常到一家素食店吃早餐,我幾乎都坐固定位置,而眼前牆壁上就貼著一張懿蓮念佛會憶佛共修的宣傳海報,就這樣看了三個多月,有一天心血來潮,心想或許可以帶家中小弟去參加念佛共修,讓他有機會接觸佛法,於是就在九十二年四月十二日,第一次進入懿蓮,因為主要是為了小弟,所以自己並沒有很積極,只是隨緣聽課,隨緣拜佛,指導老師即是一西恩師。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有一次共修時,聽到恩師說念佛可以仰仗阿彌陀佛的悲願,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跳出六道輪迴,在極樂一生成佛』,讓我猛然驚醒,有這麼棒的一條路,不需要全部靠自己苦修,只要信願行三資糧具足,就可以出離三界的束縛,真是喜出望外,得來全不費工夫,擔憂無法解脫的大石頭終於可以放下來了,頓時輕鬆不少。心想已經身心俱疲,就好好念佛吧!一切等往生極樂世界再說。

由於頭部不舒服,憶佛的功夫根本做不上,所以只好輕鬆的持名念佛,或是靜聽佛號,讓心保持專一;偶而拜佛,安住於一念不生並懺悔業障,發願迴向往生西方。此時也不想開悟的問題了,一切都交給佛菩薩去安排,一心一意只求往生極樂世界,換個金剛不壞身,並有 佛菩薩親自教導,還怕不開悟,不解脫,而且是成佛保證班,不只是修南傳法成就阿羅漢果而已,因此內心深深的感恩 阿彌陀佛的慈悲和恩師無我的教導。

從此認真聽課,發現恩師上課所講大乘法見地-心性理體,不像以前的五個法門依前六識之「妄心」而修行;卻是圓頓教法,依清淨如來藏心(淨分第八識-真心)而修行,這才是真正大乘了義佛法的精華,故大部份都聽不懂,原來這就是「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頓時有井底之蛙之感。恩師更不時談及真心本性,這是我最感興趣的地方,總算和過去遇到的「善知識」不同,有更深入的真實法門,心想這一次真的碰上了理事皆通的「真善知識」,應該好好把握,不再到處跑了。

2.體究(參究)真心本性

九十三年八月因交了「憶佛念佛心得報告」,恩師找我談話,其間多次給予機鋒,但因固執以往行門之認知,而無緣契入,恩師只好囑咐我去找真心,由於「覓得真心本性」在心中已醞釀了十多年,所以也不需要刻意看話頭,就直接體究,進入疑情之中,此時已知一念不生的不動心是妄心,不是真心,以往的法門均不離意識妄心。於參究真心時,雖恢復以往的衝勁,但累了就自然放下。經常很納悶,為何找遍身心內外仍不見蹤跡,到底不生不滅的真心在那裏?但是還是不放棄,持續用功參究。

九十四年六月十八日共修下課後,伴隨恩師,一起由講堂走向樓梯,突然恩師一個引導,當下毫不思索就認出『祂』-真心,果然是別於妄心的另一個-無相心,立刻請教於恩師,恩師卻淡淡的回答:「不知道」,但心中已篤定,心想回去再好好的看清「祂」的真面目,然而卻變成了無頭公案,再次陷入迷霧中。

七月十一日凌晨三點多醒過來,疑情又浮上心頭,直到頭不舒服才放下,讓自己輕鬆躺著,就在身心都不感覺存在時,突然胸口一頓,自然湧出一句話:「法身無形無相」,才恍然明白,原來自己在頭上安頭,頭上找頭。

七月十六日共修時,向恩師報告整個經過,恩師不肯定也不否定,並吩咐於日常生活二六時中再去體會。

七月二十六日早晨起床時,仍照習慣坐在床邊讓自己清醒些,就在起身時,忽然「無位真人」出現,讓我很真實的感覺到「祂」,同時體會到色身的虛幻不實,試著往前走幾步,真的是「終日走路,腳不著地」兩人一起走,那種體驗真是奇妙!晚上十點鐘,請求拜見,再次向恩師報告,恩師說:這就是「機發相起,咒力起屍」的現象,確實如此!真心才是超越時空障礙,永不生滅之本心,色身只是工具,可憐世人,認色身假體及妄心妄識為我,一生都為色身,塵影在忙碌,不知「借假修真」,反觀本源。師又詢問:「何謂六根門頭祖師意,真心在六根門頭如何應用?」又是一頭霧水,並指示如何去相應,八月六日共修拜佛時,眼前一亮,終於相應了,就這樣對真心理體有了初步的體驗,今後再也不會被天下老和尚的舌頭所迷惑。於是又向恩師報告而蒙認可,十六年來之參學,到此有了著落。

3.悟後解脫正受及見地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原來資糧位的修練都只是前行的準備功夫,各宗派不同的方法,都在對治這顆不安定的妄心,像猴子般想東想西,思過去煩惱未來,一刻也難得止息的思緒,能夠萬念歸於一念,由守戒開始,然後藉著數息,隨息,覺知身體動作,或是觀心,守竅,持咒,觀想,念佛,憶佛,拜佛、、、等各種方法讓心定下來,於動靜之中成就定力再由定發慧,於因緣成熟時,相應不生不滅、自在-原本就存在的真心。所以真心不是修行獲得的,即使不修行,祂也常在而不斷滅,不消失。以往道場所傳授之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和能知能覺的覺知心,現前一念心都是意識妄心,都不離修定、依妄本而修的範疇,晚上深睡無夢時或是昏迷時,它們就中斷了,所以是生滅心,不管保任多久,都不可能成為真心,依於「真本」才能是心作佛呀!這個疑情終於如釋重負般的解開了。條條道路通羅馬,一切行門入手不同,千萬不可以修學南傳法或尚未入真本之密法為已足,必須繼續覓「真善知識」,究得真心本性,如此一切法才能最後都指歸唯心淨土-自性彌陀,成就佛道。

如果不能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只在事相上依識心修行,了知一切是無常,無我、空,身體、感受、思想、情緒、萬事萬物、、、等等都是虛幻不實,不知甚麼是真如理體,缺乏摩訶般若波羅蜜之般若正觀,我執我見不斷,難免不落入外道的斷滅見或其他外道見中,岔入歧路,自誤誤他,所以行人明見心性俾入大乘了義圓覺教法是非常重要的;而先決條件,當然是先尋得教授此「向上一著」的「真善知識」。

真心清淨一塵都不染,但卻含藏有過去無量世輪迴的染污種子,就是這些八識田中的無明染污習性,使我們有貪、瞋、痴等種種痛苦煩惱,如同太陽被烏雲遮蔽般,看不到太陽,不知道甚麼是「何期自性,本自清淨。」因此「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唯有了悟本心才不至盲修瞎練,入了歧途也不知。

真心雖然是自己真正的生命,是「真我」,但是祂卻沒有「我」的錯覺與執著,解脫自在,沒有分別妄想,活活潑潑,隨緣應物無不周,永遠沒有煩惱,唯有悟得真心,也才知道真實的「無我」,否則「無我」只會成為口中的名詞,心中的妄見,所以經常看到行人修行功夫越好,我執越強,意根的我痴、我愛、我慢、我見如影隨形,總擺脫不了「我」在修持的陰影,有些許定境妄本的體驗,就出來廣招徒弟,為人師表,其實只是名利心在作祟,殊不知自己仍活在「意根、意識」的無明幻想中,生死根本仍未見、未了,以盲引盲,不知害了多少人的法身慧命,等到臨命終時,才發覺糟糕做不了主,可是已經太遲了,實在可悲又可憐。

4.迴向發願

破參之後,感恩之心油然升起,回想一路走來,雖然歷經無數的波折困頓,然而佛菩薩始終沒有遺棄我,默默的加披護祐,一步一步很有耐心的帶我接近真理,終在心力交瘁,隨波逐流時,遇到了生命的燈塔-一西恩師,也因有恩師的護念關懷,熱心教導,悲智雙運才得以親見父母未生前之本來面目,此恩情永銘在心;同時也由衷的感謝父母和家人,他們默默的支持我,供給日常所需,使我能無後顧之憂的求道;而曾教導我修行和建立知見的善知識,同修道友,也非常謝謝他們;更感謝懿蓮會長湯師兄,吳師姐賢伉儷,發心護持佛法,努力經營道場,出錢出力,讓念佛人免費的安心修行,處處使人敬佩,而懿蓮所有師兄,師姐的鼓勵扶持,也感恩在心,願他們都能早日心開見佛,離苦得樂,究竟解脫成佛。

不入懿蓮,將不遇恩師,也不知佛法之浩瀚,「理則頓悟,事須漸修」,深知明心只是菩提道上的第一步而已,往後的旅程還長得很,摩尼寶珠到底有甚麼廣大神通妙用,仍有待自己慢慢去開發,當繼續跟隨恩師修習圓覺教法,淨除無明染污種子。

大集經云:「末法億億人修行,罕一人得道;唯依念佛,得渡生死。」自忖業力習氣深重,貪瞋痴慢疑樣樣具足,如果不求生西方,必定隨業流轉,解脫無期,唯有遵照恩師教誨,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有機會脫離生死苦海,並在 佛菩薩的教導下,努力修持,早登八地,迅即迴入娑婆,有能力護持協助恩師,廣度有緣眾生,自覺覺他,覺性圓滿,以滿菩提願。

所有功德,迴向法界諸眾生,同生西方極樂世界。

南無阿彌陀佛 

佛子 隆西 敬述

九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Pos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inlotus.blog131.fc2.com/tb.php/21-7d37e35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