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蓮念佛會 inlotus

inlotus's world 常憶念佛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常憶念佛心得報告9

佛子興西 學佛的心路歷程與體究心得


末學在尚未學佛以前,是一個無神論者。

依稀記得,當年阿公往生的時候,親戚們要求我們要幫忙念佛號助念,

末學還很不屑地說:「都什麼時代了,還信這些!」

回想起來真是慚愧,無明障道。

事隔一年,阿嬤也往生了。往生前,有一次我去加護病房看她,

只見阿嬤全身腫脹,插滿各種管子。唯一可以看見生命跡象的,

只有她一起一伏的呼吸而已。

那一幕,令我難忘。也引發我深深的疑問­――生命究竟是什麼?

那年,我二十六歲。

回憶過往,大概從十幾歲起,各種關於人生真理的疑問就不停浮上心頭。

我總在想:

「什麼才是真理?」

「人為何會有情感與情緒?」

「人生到底是要來做什麼的?」

種種疑問,不斷煎熬著我。

所以,念中學時,導師說我是個「多愁善感」的人,話也不多。

因為我無法想像:有什麼會比能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更迫切的事。

就這樣,關於人生是非對錯的掙扎,

就像上帝與魔鬼在心裡搏鬥,日以繼夜。這樣的苦,無法向人訴說。

2006年二月,我一個人去了一趟印度。

那時的心境很複雜:工作上順利升遷,對生活也沒有太大的不滿。

但總覺得,人生應該不是只有這樣:結婚生子,生老病死。

去印度旅行,主要的目的是去德蕾莎修女所創辦的「垂死之家」

體驗志工的生活。當時每天的工作就是:幫病人洗澡、洗衣服,

抱他們去上廁所,餵他們吃飯、吃藥。或者,什麼也不做地坐在床邊,

握著他們的手,陪著他們走完這一生的最後一刻。

在那裡,死亡如此接近,生命卻因此清晰。

在那裡的生活,我沒有名字、沒有頭銜;

也沒有急於要完成的工作,也沒有任何應當盡的義務。

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的簡單和喜悅。

雖然這裡的空氣很髒,連呼吸時喉嚨都會隱隱作痛;

食物和水都不乾淨,吃完一定會拉肚子好幾天。

但就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本著來這趟就是要幫助他人的心念,

一一克服身心的障礙。

那時我充分體悟到:原來人的一生,真正需要的東西並不太多。

同年七月,我辭去了原本忙碌的工作。

一日,在書局閒逛的時候,偶然翻閱到有關於佛法對人生的開示,

讀著讀著,頓時才醒悟到:

原來我以前所認為一切正確的觀念,其實並非如此。

當下感到非常難過,眼淚不禁汩汩而出。

爾後,末學就開始藉由閱讀接觸佛法。

當時書裡有一句:「同情他人而不付出行動,並非真正的慈悲。」

這對我的衝擊很大,因我自認是個深具悲心的人,但我反思一會兒,

發現一個事實:

大部分的時間,我其實都在想著關於自己的事情。

雖然我此刻知道他人正在受苦,但我沒有付出行動,就不是真正的慈悲。

於是乎,我便發心到桃園榮民醫院的安寧病房當志工,

因而有緣開始學習「憶佛念佛」法門。

猶記得剛開始學憶佛的第三天,我坐在公車上,憶著憶著,

內心突然覺得好難過,很想哭,卻又不知為何。

後來才知道,這是發自內心懺悔的緣故。

學習約一、兩個月後,因為有一點定境的狀況出現,

經師姐轉告老師,才正式展開與恩師的學法因緣。

記得一開始每次去上課時,大眾在唱讚佛偈和彌陀聖號時,

總是沒來由地淚如雨下,不能自己,想放聲大哭卻又怕驚擾大眾。

那時有強烈的感覺是:

阿彌陀佛就是我真正的父親,極樂世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我好想回家,好想回家,好想回家。一念至此,淚又泉湧而出。

至此深信,這一切冥冥中自有因緣,否則怎會經常沒來由地落淚?

在恩師座下修學半年後,開始體究心性。

過程中,曾一度連著一個多月睡也睡不好,

上班像在打迷糊仗,身心俱疲。

參了一年多,因緣不具足,並無結果。

失望之餘,恩師囑咐我回來繼續憶佛,要我把行門功夫扎穩。

坦白說,當時心裡很受傷,覺得自己真是個沒用的人,

開始懷疑自己真的能夠開悟嗎?

再加上當時又因為辭去了工作,生活拮据,一時煩惱俱起,

可是轉個念又想:我要對佛法有信心,否則怎麼能稱為佛弟子?

於是乎,謹遵照恩師的囑咐,絕不放棄,

盡一切可能在各種干擾、病苦、煩亂中安住,繼續常憶念佛,功夫照做。

果然,佛菩薩護念,

一個多月後末學就在台北找到工作,而且與恩師的辦公室相距不遠,

恩師便叫我每週五來台北上課,繼續體究。

由於這段期間工作異常忙碌,自知沒有多餘時間可以用功,

便自我提醒要隨時把憶佛的念帶著。

工作忙,想阿彌陀佛。
生病了,想阿彌陀佛。
被老闆念,想阿彌陀佛。
學生不聽話,想阿彌陀佛。
被家長抱怨,想阿彌陀佛。

雖然偶爾還是會被境轉,

但我自己很清楚,每天的生活還是要以憶佛為主。

就這樣,三年過去了。

這段期間偶爾有一些境界,但末學也不想管它,心想繼續用功便是。

有一天,恩師在上課中,突然問大眾一個問題:「學佛是為了什麼?」

劈頭第一個就問到末學。

末學心裡頓了一下,不太有把握,回恩師說:「成佛。」

爾後,就常在去上課的途中自我激勵一番:

有一天我也會成佛,我的名號也是「阿彌陀佛」。

當我如是想的時候,心中就感到無限的希望。

又有一天,在路上見到一名中年婦人,推著他的女兒在賣口香糖。

一看便知那孩子是智力受損的人,剎那間,我好難過,卻也感到無力。

我邊走回家邊落淚,那時我就問自己:

「你什麼時候才要成佛啊?眾生的苦何時才結束啊?」

當我如是想的時候,我就提醒自己要用功。

今年的三月到六月初,工作也是非常繁重,幾乎也都沒有休假,

也都無法去共修,但末學仍提醒自己要下功夫,保持覺察。

六月中,學生考完基測,頓時身心放鬆。

一日,在家看書,突然感到心念蕩然,

憶念起恩師的慈悲,恭敬心油然而生,

很想見見恩師,在家躊躇了兩日,才去恩師的辦公室。

一見到恩師,末學便下跪頂禮,眼角泛著淚。

恩師很慈悲地問我的近況,我也答不上來,只說最近幾個月,

常常憶佛的念提不起來,但因工作忙也沒刻意去管它,

只管安住在泯然無相,平等不二當中。

恩師又問:「最近對哪一句話最有感應?」

末學便回:「不變隨緣,隨緣不變。」

恩師一聽,便善巧施設,給予一些悟入的善巧提點。

剎那間,了知自己的本來面目。真心果真不假外求。

恩師說:「此即是《楞嚴經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所開示的

『憶佛念佛,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明真心的圓頓淨土法門,爾後將在此間開展。」

恩師為末學安心竟,

末學一時念及五年多來的體究辛勞,化為淚水潰堤而出。

待末學心情平穩後,恩師囑咐我禮謝諸佛菩薩的護念,

並將體究佛性的公案帶著,用心體究。

隔數日的早上,末學帶著體究的疑情走在街上。

體究什麼是「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

又什麼是「於心無境,於境無心。」走著走著,眼前一看,

一念相應自己的心,本無一物,卻又了了分明。

忽然了悟:一切境界,唯心所現。

過去生生世世,因一念分別境界,故有生死輪轉;

忽然了達,恩師往日所說的:

「即相離相、不取不捨、體用不二、智悲雙運」的真實義。

當下在大街上又是淚如泉湧,

哭得痛徹心扉,好像要把五臟六腑都哭出來的感覺。

心定下後,末學便直奔恩師的辦公室,把剛剛的體悟如實稟告。

恩師很謹慎,詰問再三,才予以肯定,

並要末學在生活日用當中多所體會、確認、熟悉。

此後,末學觀覽以往所讀一切經典,豁然開朗通達。

過去二十年來,對生命真相的所有疑惑,頓時煙消雲散。

幾個月以來,日常生活中,

也能時時充分體驗何謂分別煩惱不得現行與智慧充滿的正受,

原來生命是可以如此地解脫與瀟灑。

如今雖身在娑婆,但卻有如在極樂世界般,

每天充滿法喜自在。末學這時不禁內心讚嘆:

這才是真正的人間淨土,真正的圓頓淨土修行法門。

然反觀一切眾生,

尚在苦惱慾海之中不能頓出,末學實在不忍只有自己得解脫;

又看到現今佛教教界內彼此諍訟不斷,眼看聖教將衰,

眾生有如陷入迷茫夜海輪迴中永無出期,內心真有如刀割般心痛。

末學每次看《涅槃經》的這一段,都會痛哭一番:



爾時,世尊於師子座以真金手卻身所著僧伽梨衣,

顯出紫磨黃金師子胸臆,普示大眾,告言:

「汝等一切天人大眾,應當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告諸大眾:

「當知如來為汝等故,累劫勤苦,截身手足,盡修一切難行、苦行,

大悲本願於此五濁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此金剛不壞紫磨色身,

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無量光明,普照一切,見形遇光,無不解脫。」

佛復告諸大眾:「佛出世難如優曇花,希有難見。

汝等大眾,最後遇我,為於此身不生空過。

我以本誓願力,生此穢土,化緣周畢,今欲涅槃。

汝等以至誠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汝當修習如是清淨之業,於未來世得此果報。」

爾時,世尊如是三反,慇懃三告,

以真金身示諸大眾。即從七寶師子大床,

上昇虛空高一多羅樹,一反告言:

「我欲涅槃,汝等大眾,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如是展轉,高七多羅樹,七反告言:

「我欲涅槃,汝等大眾,應當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從空中下坐師子床,復告大眾: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爾時,世尊從師子床復昇虛空,高一多羅樹,

復告大眾: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如是展轉,高七多羅樹,七反告言:

「我欲涅槃,汝等大眾,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從空中下坐師子床,復告大眾: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爾時,世尊從師子床復昇虛空,高一多羅樹,

復告大眾: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如是展轉,高七多羅樹,七反告言: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從空中下坐師子床,復告大眾: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爾時,世尊顯出如來紫磨黃金色身,普示大眾,如是三反,

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三反從空中下,坐師子床;如是慇懃二十四反,

告諸大眾:

「我欲涅槃,汝等深心看我金剛堅固不壞、紫磨黃金無畏色身,

如優曇花難可值遇。汝等當知,我欲涅槃。

汝等應當以至誠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

如熱渴人遇清冷水,飲之令飽,無復餘念;汝等大眾,亦復如是。

我欲涅槃,汝等大眾,應當深心瞻仰,

為是最後見於如來,自此見已,無復再睹。



想到世尊如此殷勤告誡、叮嚀,猶如慈母。

一日思惟,欲報佛恩、師恩、父母恩、眾生恩,

除了仿效諸佛菩薩慈悲度生外,末學實在也想不到其他的報恩方式,

故於此立下殷重誓願。

末學發願:

第一大願:願生生世世在此娑婆世界,弘揚、護持大乘圓頓淨土法門,

期間若有人發心弘揚此法門,我則護持;

若無人發心,我則嗣其法脈,不令斷絕,

直至末法法滅盡時,乃至究竟成佛。

第二大願:願我盡未來際一切劫數行菩薩道時,十方世界,

若其中有一眾生發願志求圓頓淨土法門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我則慈悲護念,教化成熟,令其早入如來之家。

第三大願:願十方三世一切與我有緣的眾生,

無論曾見我、念我,乃至知我名者,

我當廣設方便,令其得以聽聞佛法,教化成熟,皆悉導歸極樂世界。

末學在此懇請諸位菩薩、護法們,皆能隨喜末學的願力,

誓作蓮花國裡人,常隨佛學妙法門,自利利他無有盡,無上佛道皆悉成。




南無阿彌陀佛 佛子 興西合十 101 09 01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常憶念佛心得報告8

佛子 直西心開見佛報告

 

在廣老師父座下出「世俗家」,相隔了二十六年,在一西老師教導下出「煩惱塵勞家」,二次因緣相類似,都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一、出家因緣 

出家前,我的早晚定課是做瑜珈和靜坐,經過了四年,少有間斷,認為可以行持一生。當時聞說廣老師父是台灣禪坐第一把交椅。有一天,突發奇想,去承天寺請教師父,只是懵懵懂懂而去。其實我尚未接觸佛教,結果就留下來落髮出家,飽受佛恩、師長恩及施主恩,在佛門中成長。

 

二、回台參學前的助緣
 

此次回台灣,到懿蓮念佛會聆聽一西老師的授課,是受美國彌陀學會大師兄的鼓勵,起先無意於此行。因我學常憶念佛四年多,一直認為最終目的在於求生西方,對於參學未曾想過,只當如此行持常憶念佛至純熟,應有份往生極樂國。雖然沒有十足把握,但只能隨因緣,盡力而為了。
 

大師兄送來老師的書,而且建議:「你看了後,去參學,一切費用由我付。」我大略看了,不是甚懂,就將參學,置之一旁。隔了大約三個月和住在佛羅里達州有位居士,在電話中談起這些書,於是寄念佛圓通章和念佛三昧解行法要給她。她看後即向我說:「這書是致力於行門的人寫的。念佛要得力,應從『有相』轉入『無相』,她突破了心理障礙,很高興!」正其時,我也感受到下功夫的力量。老師在書中描述學員們每天憶佛十六小時以上,而起慚愧心,硬熬在打座上延長念佛時間,功不唐捐,產生信心,參學才成行。

  

三、回台後之參學過程
 

在台時,在桃園懿蓮上三次課,埔心佛恩寺上二次課,短短的三星期,因薰染故,結下了邁向菩薩道的因緣。
 

老師的親和力、慈悲及學員們的向心力、尊師重道,確實力行上敬下和、無我無私,凝聚融合成菩薩家族。當第一天上課時,直覺上就想親近老師,其講課的內容、方式及主導力吸引著我。在上成唯識論課時,提出想再留台,參與共修的意見,邱師姐即呼應,供給我房子住;老師說:「並需供給生活費。」住在那裡雖僅三週,受師姐們的幫忙、照顧和分享修行的經驗。我稱她們是火焰上的紅蓮,此乃菩薩們無我無私布施之行徑。


懿蓮道場雖不大,但他們不求名、不求利,老老實實的修行,力求讓了義正法久住,和發願求生西方心切,真是名符其實「山不在高,有覺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靈龍則應」之道場理念。有覺悟的菩薩相圍繞,法音宣流,普降甘霖,這樣的氣氛表露無遺,讓人一接觸,即能感受深切;依眾靠眾,如一室千燈齊明,互輝互映,攝受力強大。孤燈微弱的我,期盼能步入他們的腳印,融入其輝映中,常跟隨老師的教導。
 

有緣千里來參學,老師的指導,善巧施設,起死回生了我的法身慧命。起初,不敢奢求指導,更何況心開見佛!

因與老師素昧平生,而我庸庸碌碌的,那敢妄想從繫縛凡夫,脫胎換骨為具解脫正受之菩薩,如此大福慧呢?但隨老師參學的因緣,卻是我此生頭一遭遇到最細心的指導,把我的堅固執著化開,甚至我的依止師父也說:「你這樣受指導是很少的。」

 
回想出家後,承蒙廣老師父的開示指導,一面做常住事、修福報、消業障,一面念佛,準備西方資糧。有一次,他告訴我們(幾位弟子)說:「你們這樣修了二十至三十年,就可以自在了。」;還有,在我離開承天寺告假時,特別囑咐:「要用功,以後會有成就。」可能我的因緣成熟了,遇上宗教通達之善知識出現,其指導眾生如何常憶念佛,心開見佛(明心見性)。

 
何其有幸!遇上善知識;因我的般若知見缺乏。之前,也未曾受過宗教通達之善知識指導;唯此次在體究念佛的修學過程,我僅能以「跌跌撞撞、鍥而不捨,老師的不惜辛勞,佛菩薩的慈悲加持力等」眾緣和合而成來形容。
 


四、返美後之體究過程
 

回本地後,我的參究情況只能靠電話,請老師在空中教學,有如老太婆穿針引線,老眼昏花,不知盲點在那兒?就差在「無心猶隔一重山」,未明真心、未見本性,未一念相應無漏慧;所以蒙騙自己、他人容易,但是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如果不是明眼善知識堅持把關,此生「明心見性」恐絕緣了!

我的堅固執著,起源於二十多年前,約出家二至三年後,做早課時,持楞嚴咒,達能所不分,曾與「空、無相」相應,那時茫茫然,於是請教師父,他只說:「這方法可以,不要講。」當時並不知是何以?甚至後來我去參加長期佛七時,將此法說與一位師姐參考,她即喝斥我:「念佛就要想佛號或觀佛像,你這樣是執空。」但是,久已成習慣自然了。

 
在三年長期念佛中,每天大聲的輕鬆念佛;學常憶念佛時,將有聲持名轉成憶念。久之,常住於空、無念中,故不能長時間憶念,反而憶念心謝之空、無相時常在,一觀即是空、無相。我隱約中漸漸誤以為無相即是實相之悟境。


慢跑是每天早上的定課。二年多前,有一天,慢跑一段時間後,覺得腳跟慢慢輕起來,跑著不用力,身體輕鬆,以後每天保持著,所以更認為空、無相即是真心所顯,而執著於空境,以為是已開悟之悟境,卻不懂「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之道理。老師的耐心善巧,要我再深入體驗真心之體性、相用,切莫執著定境法塵為悟境,一天二十四小時中,從全身上下、內外去體驗無心之心,無心相心,諸入不會,卻了眾生心行;最後終將我拽出來,攝末(但空)歸本(實相),這是有、無明眼善知識指引的最大差別處。


老師說:「為了體驗真實義,沒甚麼好怕的!」也常回想廣老師父說:「過念頭,好像過劫。」善知識在目前,因緣成熟,只需把握機會,朝向目標,一鼓作氣,即可剋期取證。彌陀經云:「若一日至若七日,一心不亂,即得
往生極樂國。」否則,因緣一閃即逝,來生不知是那道群靈了。


體究過程中,老師告訴我:「你的明心要悟得深入貼切,以後見性,也要好好地把關。」帶著「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的公案回美國,一頭栽在裡面體究佛性,連在飛機上也參,時間反而過了更快,不覺疲勞,一下子就要下飛機。平時,也就儘量減少日常的雜務。我的依止師父說:「怎麼交待的事都忘記,連後院也不去,花草也不管了。」每天早上及黃昏去公園,融入「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的境界中體究。
 

有一天下午去經行,走著走著,只覺得二腳丫在走。過後,打電話向老師報告,老師問我數句後說:「此是覺觀,體究重點在定力上,不要落入定境。」我想老師要我捨末歸本。又覺得身體與外境合一,老師說:「此是勝境而已,再進一步體究。」
 

有逼攢和教導,每次給一個般若知見去體驗,如「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一花一菩提,一葉一淨土」、「實相是染淨不二,無相無不相」、「見無所見,空有不二」等。過了約二十天,在農曆四月十五日做早課時,就入無我狀態,離能緣心、所緣境,似有契入不二之境。之後報告老師,他說:「這方向對!」問我:「甚麼是佛性?六根門頭祖師意?」我終於可回答出來,但未完整、確定。老師怕我體會不夠深入,於是交待說:「朝這方向去對緣歷境,再進一步體驗。下週來電,若是體驗分明,才能過關。」故不像以前,被問總是結舌。 

 

五、業障現前 


可惜,考驗時候到了,禍不單行,無端會肇事;因對老師所說的一段有關消災拔薦的話,起了質疑而生遮障。過後趕快向他懺悔。但接著身體虛弱、不適達半個多月之久,我不敢吭聲,未和別人討論請教,也未看醫生,怕因緣會被轉掉。此期間每天生活幾乎一樣,但是向老師報告時,似乎忘了原有的正確體驗。老師說:「你講的與上回不同,變來變去,似是而非,好像散弓打鳥,空殼彈內沒彈藥,你知道嗎?」我也六神無主,原來這是闇鈍障。

 
老師逐漸開始以禪師之方式逼喝,但又像嚴父慈母,軟硬兼施,內心有些恐懼再與老師打電話。但是,想到老師為了讓我除障,才作如此教導,又想到當年廣老師父的交待,還有背負眾生未來的因緣,怎可因我的不能,而喪失有緣眾生學法的因緣?於是又鼓起勇氣再提報告。


此時意志薄弱,當被逼喝,偶爾想放棄參究;但有時,又覺得此時善知識逼攢也是最得力時,如父母適時扶助小孩一般。後來,老師建議我求觀世音菩薩,助成開悟因緣。我不知如何求?故每天早晚迴向:「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了。」

過幾天,當老師第二次建議我求觀世音菩薩時,我以擲銅板方式,請求菩薩指示,今後當
(一)繼續用自以為是之方式參-不同意;(二)放棄體究,改為憶念佛至心開見佛-不同意;(三)悉聽老師指導-同意。至此又回到死心踏地的心境,一心體究。

 

六、死心踏地,整裝待發,全心投入參究,終於相應
 

再次與老師連絡後,老師說:「再從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去體會。」果如其然,菩薩加持、消業障。隔天,農曆五月十五日,離上回老師差點應許的報告,正好一個月,當天做早課、唸咒、讚佛、拜願、全堂不再是空、無相而已,分明相應○○之○即是佛性,了知實相與無相的差異,終於相應清淨無漏慧,契入○○○,真心本性,覺明在前,不即不離,無住生心,靈光獨耀,迥脫根塵,不取不捨,離於一切的分別,於心無境,於境無心,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住於清泰故鄉-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妙矣哉!就這相應,有如天壤之別,豁然開朗,向老師報告。老師一聽即知,很快即通過佛性、六根門頭及公案等問答之檢驗。老師說:「以後不會再迷糊了吧!就是現前這一關把得緊,你往後多體驗也更多保任。」不經這一遮障,那能刻骨銘心的體會心性。原來 佛菩薩、老師、眾生同是一家人。

承蒙老師題四句偈:「動舌揚古路,不墮悄然機,那知楞嚴咒,竟然持無持。」

前時,老師讓我看懿蓮的網站,在電腦上銀幕分明顯現:「如今一二三佛子上生淨土,他日千萬億菩薩下化閻浮。」即希望自己是一二三佛子之一;如今已是一二三佛子之一,法名-直西。

 

七、悟後感想
 

一念相應無漏慧後,了知西方不出一念心性,是唯心淨土,諸佛就在眾生心想中,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自他不二,為自性彌陀,所以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當下即在淨土,解脫正受現前,此即實相念佛三昧。廣老師父弘傳之法,終於有緣契入。到臨終時,仗彌陀慈悲願力故,必感佛聖眾現前接引,穩當往生極樂國。
 

確認「憶佛念佛、心開見佛」之念佛三昧,即實相念佛,內見自性而不動,外於是非因緣不起,禪淨不二,是生即無生、楞嚴定、自性清淨定念,淨念相繼,一生行持穩當,必然往生極樂國,並發願:稟著我能受益,他人亦必受益,希望將此實相念佛三昧、理事不二之圓頓教法,著實落根,廣大於本地等地區,更希望有緣在本地結蓮社,使有緣者皆能棲心淨土,往生極樂之邦。

 
這也正是道場主人大師兄、師姐的願望,他們幾年前已發願護持弘揚第一義法義於洛杉磯,且完全支持一切經費,已實踐有三年多,將賡續走下去。佛菩薩絕不負眾生所望,更何況這願望是擔起本地等地區之如來家業,延續有緣者之法身慧命。
 

這趟台灣桃園懿蓮念佛會參學之旅,又讓我們碰上了老師弘揚的圓頓教法,實是 佛菩薩護念眾生所致。拙劣之筆,表達心意,於此頂禮感謝 佛菩薩恩、師長恩、施主恩、暨一切眾生恩。

 
 

南無阿彌陀佛

佛子 釋直西 敬述
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常憶念佛心得報告7

佛子 願西心開見佛報告
 
 
 
一、民國七十二年初學佛
感恩母親慈悲,於七十二年春節,引導後學到土城承天禪寺拜千佛(年初一到初五拜三千佛),一唱誦一禮拜,均一一顫動我心深處,不知為何?淚水不由自主,像後山的泉水般不停的湧出,無法控制。

爾後,每年暑假,除非服務的學校調派去進修或研習,我都會安排時間到承天寺朝山,或在家閱讀大經論等,如大智度論、法華經、八十華嚴、憨山大師夢遊集、…。

 
二、守靈一日夜,助念感應,從此歡喜默念佛號
一位相知、相交三十多年,國中、高中時期的同學,其母往生(八十三年),後學陪伴同學一起助念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回家後連續三天三夜,佛號聲,仍在耳邊繞著。所謂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大概就是這樣吧!從此喜歡默念佛號。
 

三、時時刻刻歡喜念佛,學習觀像憶念
一步一佛號,一呼吸一佛號,早晚各靜坐一小時也在默念佛號,念著念著,於八十八年間起了疑問:(一)念佛時心裏想「阿彌陀佛」四個字?(二)還是想佛像?於是閱讀觀無量壽佛經,從第一觀到第十六觀逐一學習觀,每一觀學習一週,不斷反覆學習,到最近二、三年發現,不管任何動靜之時處,所觀的佛像等,隨時隨地都還在,不會掉落,此即是憶想,記持不忘。
 

四、參與懿蓮念佛會共修之緣起
九十五年元旦,看到一西恩師輯述念佛三昧、念佛圓通章解行法要二書,二本書請回家,二天就看完了。「念佛三昧」這四個字,令後學一見鍾情,第一四四頁倒數第四行中間:「這兩種『稱念名號』和『觀想』的正修行,必須要相互輔助而行。凡是行住睡臥之時,則一心稱念佛名,凡是靜坐的時候,則心心觀想阿彌陀佛」。這段話不就是後學目前用功的方式,心理很篤定要到懿蓮念佛會共修。

 
五、九十五年春節後,參加共修,薰習大乘了義法
三月五日上課後就規劃自己憶佛念佛用功的方式,並勉勵實踐,發現無論在煮飯、洗衣、擦地板與人談話都是憶佛念佛最佳時機,尤其與人談話時,把憶佛的念擺在對方臉上,自己就好像與佛說話,太帥了!這是共修後的重大突破,令後學沾沾自喜。

然而!上課時,恩師所說的一些經論之法義名相,聽來似懂又非真懂。「真理」更是看不到、摸不到、體會不到。抬頭望著恩師講得這麼認真,對後學而言,猶如雞同鴨講,覺得很對不起恩師。索性就把寫在白板上的文字,逐字逐句念一遍(不去想它是什麼意思),告訴第八識你要記起來喲! 恩師所說的話,心裏也跟著覆講,跟的到就跟,告訴第八識你要錄起來喲!這樣執行一陣子後,有意思了,晚上睡覺時仍然在聽課,有時白天還在聽,聽著聽著!真妄分離之現象出現,前面有個我一直在笑我,不管做什麼都在前面笑我。
 

六、體究「什麼是真心?」
老師說後學有一心之定力,可以很快進入體究念佛,俾不假方便,自得心開。約五月下旬逐漸進入;體究真心的過程,真是跌跌撞撞(像學走路的小孩),好似「笑話」連篇,恩師的比喻很貼切,說現在像趕一隻走起路來搖搖擺擺的鴨子,要趕得緊,否則路走歪了,進不了鴨寮。茲將好笑之處略舉一二以供莞爾:(一)靜坐時,曾見廣老菩薩以「火焰出慧水」等三則公案,舉示第一義;又看到恩師身著海青,卻留著約莫半尺長的鬍鬚,右手把著鬍鬚告訴後學說:「真的假的混在一起。」(二)臭水溝的水很清(三)乾的竹子長鮮花(四)百年枯木也開花。經請教恩師,給予的答案:是「機鋒、公案」,令後學更是不知所以然,也只好依照恩師的吩咐,叫祂不要再打閒岔,重點在相應心性,以後機鋒就沒有出現了。

經三天三夜鍥而不捨的體究,於六月二日(週五)的下午,捲入體究真心的疑團裡不自知,經恩師說明才瞭解。六月三日(週六)懿蓮上課阿彌陀經要解講義,恩師善巧施設,講到:舉揚(此時拿起講桌上塑膠盤高舉)於海會(碰一聲盤子擊桌上)說:「桶底脫落」。這一剎那後學相應真心,心開意解,一切都明瞭了,妙!明心後,老師指示: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去體會真心及日用中祂的情形,並由外向內,由下到上,全身徹底去體會真心之「諸入不會,卻了眾生心行」。並讀心經、六祖壇經等了義經典,以自我驗証及保持任運等。
 

七、體究「什麼是佛性?」
六月四日(週日)恩師給數個參佛性的話頭,後學選擇「什麼是佛性?」也給予方向:(一)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二)百花叢裏過,片葉不沾身。(三)出去散散步,六根門頭去體會。

六月十日(週六)懿蓮打佛一,恩師問怎麼樣?後學搖頭不知道;師又再一次提示:(一)青色青光、紅色红光、藍色藍光、綠色綠光、白色白光。(二)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中午到公園散步有一點點反應了,覺得兩人同穿一支鞋走路,不即也不離;兩人同吃一碗飯,有吃也是沒吃。

六月十一日(週日)埔心佛恩寺上課,恩師為一病眾講授三皈依,後學下課後,回家靜坐,在靜中感覺在非常寬闊的處所,裡面人山人海,萬頭鑽動,恩師在為大眾講經說法,也講授三皈依,後學只聽到恩師的聲音卻見不到人(心情就像流浪異鄉的孤兒很害怕很慌),就尋著聲音繞了數圈,從最外圍到中心,遇到恩師了,緊緊依偎在身旁(此時如孤兒遇到父母,百感交集),恩師變的很高,左手拿著麥克風,右手直直垂下正好摸著後學的頭頂∣摩頂垂手、受懺授記。

六月十二日(週一)不管在動靜之時,仍然感覺在一處靜坐,那裡有種種勝境,又進入體究佛性的疑情了。

六月十七日(週六)懿蓮上課,恩師善巧施設,丟下一串鈴噹,並道:「頻呼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但因緣未到,只相應到「五蘊皆空」,又退回疑情中。

六月二十四日(週六)上課前,恩師發現後學躲在疑情裏越躲越深,即用引磬在後學耳邊敲三段,才體會到:(一)花開見佛悟無生。(二)非見聞覺知、不離見聞覺知。(三)百花叢裏過,片葉不沾身。上課時,恩師講授阿彌陀經要解講義,念到「當知佛種從緣起,緣即法界,一念一切念,一生一切生,一香一華(花),一聲一色,乃至受懺授記,摩頂垂手,十方三世,莫不徧融。故此增上因緣,名法界緣起,此正所謂徧緣法界者也」。恩師又善巧施設點粧數句:(一)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二)風吹寶樹千般樂,香浸池池四色花。(三)鴉鳴鵲噪,無非最上真乘,如皓月西落,清淨寂然。(四)自在在應萬法而不住一法,光皎皎照諸境而了無一物。(五)海吞萬派,水天一色;無罣無碍,自在自如。唉呀!就在這裡嘛!終於相應「什麼是佛性」了,頻頻點頭,好想大笑一番,大聲喊:「我找到了!」遺憾的是在上課中,不敢造次。


八、悟後心得與願力
恩師以:「一擊忘所覺,桶底脫落也;舉揚通淨土,華葉等法界。」之語偈為印證,淋漓盡致描述後學明心見性之情形,贈與後學。體究大事已了,自在解脫,此後正是繼續前世內門修菩薩行,悟後起修大乘了義正法之行證,火焰出慧水,進修大道,行無上行,早登八地,自利利他,一切圓滿。
 
謹以至誠心向 十方諸佛、 大恩師地藏菩薩、 觀世音菩薩及 廣老菩薩頂禮三拜;感恩湯師兄吳師姐提供道場共修;感恩有師兄叮嚀:「求法就要發願做善知識的常隨眾」;感恩所有師兄、師姐的共修法益。

願以此功德迴向:
(一)大乘了義佛法,佛佛道同,永傳人間。
(二)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三)恩師法體康泰,長久住世。
(四)大眾離苦得樂,勤修佛法,早證菩提。


南無阿彌陀佛 

佛子 願西 敬述
民國九十五年六月二十八日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常憶念佛心得報告6

佛子 欣西心開見佛報告


一、參與懿蓮共修之因緣
在馬公台東衛里海天佛剎,拿到這一本念佛三眛摸象記解行法要,研讀之後,心裏就一直很希望能夠透過桃園懿蓮念佛會的吳師姐幫忙,是否能以電話和一西老師聯絡?在吳師姐協助下,老師很慈悲把他家中電話號碼留給我。和老師聯絡過程中,我的內心很誠懇,不敢怠慢,自己念佛遇上瓶頸已久,在諸佛菩薩幫忙之下遇上老師,向老師學習憶佛念佛法門,讓我又展開學佛另一個旅程。

 
二、學習常憶念佛
我因住澎湖,當面請老師指導非常不容易,大部分時間都是用電話和老師交談,拿到念佛三眛摸象記,把自己從以前心想佛和心念佛做了一個很大轉折與改變。以前「心想佛和心念佛,還要把阿彌陀佛四字洪名想得很清楚,念得很清楚。」整天下來還是很疲倦,因為不夠得力都是意識心在想佛。現在我把常憶念佛這個「念」,印在心中,時時刻刻看住著這個「念」。一段時間之後很適應,比以前更輕鬆,更不用費力,在讀經、寫字、工作和禮佛拜佛,往內反觀,看住這個「念」,把這個心想佛的「念」放在胸口處,又不斷往內攝心,即念反觀。那個念很清楚,身心很清淨,對週遭人事物比較不在意。一段時間之後,我向老師報告,在常憶念佛過程中,不停鍛鍊和應用,除了時間能夠加長之外,體力上沒有什麼消耗而且很攝心,明顯有進步。
 

三、體究念佛初嘗試
老師開始叫我在憶佛時把「什麼是真心?」或「什麼是真我?」這一念放在心裏,自然會有「不假方便」之因緣。剛開始嘗試時,幾乎都落在意識上。但有一次機緣,在一切外塵法之虛幻上,起了較深入之體驗及見解。老師當面告訴我:「這個還不是開悟。」過幾天之後,要到土城承天寺參加佛七,路過中拜訪老師,當面請老師指導,不要說體究念佛、連老師要試試我的見地究竟如何?即一問三不知,不要說回答,連聽都聽不懂,心裏很納悶;但老師已了解我的修行落處,即花了二個鐘頭,耐心為我解說「般若正知之綱要」,並說這是心開見佛之基本知見,但說真的,此時心裏又想過「念佛心謝」已很久,是不是繼續憶念佛就算了吧!不過想一想又很不甘心,花開見佛之因緣可遇不可求,有能力指導明心見性之明眼善知識難得,明明在前,不可放過,於是心就安定下來了。
 
在佛七期間,帶著體究的一念,在佛七念佛當中也沒有辦法捨離-什麼是真心?在經行中常常妄想著會不會是出離我的身體,讓我看到?會不會在我止静的時候飛出來?若是能夠在佛七期間與真心會一會面,這一次佛七也算是成功。
 

四、於動作處,見寂滅法
佛七結束之後,好像也一無所得,到電話亭拿起電話筒,再次向老師報告一些心得,老師聽了一會兒,就直接告訴我:「那還不是真心。」在失望灰心之餘,老師卻在電話中,提了一句很重要的關鍵句子:「於動作處,見寂滅法。」雖然在電話中聽來不是很懂,不過卻也把這句話記住(後來果然有了入處),心裏一直想,難得遇上老師的指導,再辛苦也要撑過去,自己要突破瓶頸,那裡有這麼簡單!學佛到今天,自己幾兩重、心裏很清楚,也騙不了人。參訪善知識目的不是希望自己更上一層樓、由事修入於理持嗎?
 
我一直不斷鼓勵自己增加信心,有機會一定到桃園懿蓮念佛上課、佛七結束之後回澎湖,更要好好加強憶佛念佛功夫,不管真心能明否?或遇上修行困境都不可以退縮,或許我是軍職人員的關係,很快的把這種不安情緒穩定下來,讓自己處於一種備戰狀態之下,又隨時隨地提高警覺,處心積慮,微心觀照,努力憶佛不懈。
 
回到澎湖家中把課誦、念佛拜佛、持咒、經行的時間略作調適,不管動靜、時時刻刻專注在胸口這一念、觀照與憶佛交互應用。雖然不是很得力,但是在憶佛中所有面對一切週遭人事物很清楚,心地也不散亂,幾天過後,妄想意識也比較少,然而提起「甚麼是不生不滅真心?」一下子又掉到無底深淵,心裡有一種挫折,但是憶佛卻鍥而不捨,雖然在種種疑情籠罩之下,令我不知所措,可是憶佛這個「念」我可是抓的緊緊的,片刻不捨。再過三十天之後,下班回到家中,感覺上我的精神好像出狀況,怎麼會把百法明門論和念佛三昧摸象記放到冰箱裡?要把鍋蓋拿去掛在衣架上?若是一直這樣下去,不知道要不要緊?不知道要不要去看醫師?或著…?在擔心和猶豫之下,不妨請問老師是不是可以再繼續體究念佛。
 
老師告訴我,這是正常的好現象,是「見山不是山」。在電話中不斷向我分析:能所不二、身心兩忘、心佛一如等一些正見。聽到這些之後,心裡寬慰許多,本來想放棄,想不到正是得力時候,既然沒有關係,那就繼續憶佛。除了白天工作、晚上加班之外,晚上回到家中有稍許疲倦,沒有甚麼體力和精神,再去胡思亂想,持咒;經行繞佛四五回之後,不斷往內攝心,看往胸口憶佛這一「念」,更不斷憶佛。在寂靜當下,我第一次發現到「祂」的存在,確實不曾捨離。一大早凌晨四點多左右,起床穿衣服,刷牙洗臉,拜佛的時候,「祂」很明顯的一次又一次的出現,我不敢確定。工作中打電話問老師報告這個過程,老師說:「你與不生不滅如來藏、清淨心相應,心佛開顯,這正是與真心相應。隨緣應務,不離本心。請在日常生活當中,多多去體會祂。」
 

五、體究佛性
過了幾天之後,開始將「如何是佛性?」的一念,深植心中,平時還是憶念著佛。有一次在晚課之餘,再向老師請教,不問還好,一問之下被老師反問過來,又掉到無底深淵,怎麼一下子,又要我在六根門頭用眼去見佛性,這眼看出去,不是又有能、所之分嗎?有分別怎能達到身心兩忘呢?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體究明心不是明明不起分別、身心兩忘,參佛性也應當如此,不是嗎?
 
隔天再問老師,老師又告訴我:「六根門頭祖師意,直悟去,眼根最利。」另也可以體究:『「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之公案。」反正我也不管,老師的叮嚀,我就照著做,多利用時間經行,利用公園散步,除了看住胸口這一「念」,時時刻刻即念反觀,甚麼是佛性?甚麼是阿彌陀佛?不經行還好,越經行疑惑越大,明心不是六根對六塵不可以有分別嗎?怎麼六根對緣歷境會見佛性呢?心裡困擾愈來愈大,愈來愈疑惑,這個疑情在我的內心裡起了很大的爭執,內心交戰久久不息,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疑團一起,很不甘心,又是徹夜難眠。
 
隔天下班,利用時間到馬公春暉園經行憶佛,經行中除了憶佛,又即念反觀甚麼是佛性?甚麼是眼見佛性?甚麼是六根門頭祖師意?直悟去!疑團一起,口中念念自語,甚麼是對緣歷境,外緣內攝均等?經行想著想著,反正也弄不清楚,自己也沒有辦法釐清,心裡紛擾掙扎不已。唉!不妨全部通通放下,讓自己心地保持清明,在公園裡好好散心就好,甚麼都不要再去管它。除了散心之外,走在公園裡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繞著小路慢慢的走,走著走著,胸口中突然一頓,佛性不都是在眼前嗎?阿彌陀佛也不都是在眼前嗎?晚上趕快向老師報告,老師還是要我再繼續前進,我也很乾脆也照著做。

 
六、勝妙五塵境之體驗
隔天一大早,除了誦經,持咒還是把重心放在經行,「甚麼是佛性?」的一念,也把它帶著,經行中不斷憶念,不斷繞佛,經行繞佛三、四回之後,往地一看,眼前一念,佛性不都在自己眼前嗎?阿彌陀佛不都在這裡嗎?當時之下,心裡持續不斷一陣一陣難過,心裡動容,悲從心起,極樂世界之菩提樹,八功德水,七寶行樹,衆鳥說法,風吹寶樹,不就在眼前嗎?只不過一念無知,障住自己,不能親見勝妙之本性。工作之餘再向老師報告整個過程,老師說:我是見「聖」邊,還不到「凡聖」不二之時節,要我繼續往前走,並儘可能參加懿蓮五月十三日之超度祖先「地藏超度法會暨佛一」。我即欣然應諾,並要我悟後要寫報告,給我法名欣西。在法會當日,有一兩次再向老師請法,但均不得要領,老師要我不必急,可提起「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之語句再試。
 

七、鈴聲、噹聲,聲聲見無生
五月十四日搭飛機回澎湖,在機場等機時,憶佛經行約兩個多小時,漸漸入於行而無行之中,回到澎湖做晚課誦時,沒有特別注意什麼,佛堂外之海風聲及鈴噹聲,突然一念、一念相應,猶如泉湧,所有見性之公案一時貫通,「日高花影重,風暖鳥聲脆」、「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及「呼叫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原來只是一個公案,六根都一樣。唉!這才是見「性」悟無生,並於是日晚上於電話中向老師報告並經眼見、耳見之過程與見地。
 

八、悟後心得與願力
七年餘來,以「心」念佛、想佛,到今天學習「常憶念佛」,在行門上一個很大的轉折,就是「鍥而不捨、不停鍛鍊即念反觀之功夫,內心很誠懇學習,不怕辛苦;在體究念佛過程中遇上挫折,雖然身心備受煎熬,我的心裡就是一直不放棄,不斷鼓勵自己增加信心,要親見自己真心本性,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古來修道者,千山萬水遍訪明眼的「善知識」,尋求花開見佛悟無生,其目的也不都在此嗎?
 
內心裡一直很感謝老師這一段期間教導,不怕我時時刻刻用電話干擾,很有耐性一一回答及指引方向,讓我又能夠再一次從逆境中勇往直前!感謝 阿彌陀佛!感謝 觀音菩薩,感謝 諸佛菩薩。
 
願我學習像 佛菩薩一樣,能方便善巧攝受一切有緣念佛人,都得用心憶佛,花開見佛,親見自性彌陀,享受大乘法樂!修學常憶念佛,自在解脫之極樂世界修行方法;常憶念佛,即念反觀。太棒了!各位蓮友們,歡迎「試一試、便知道」,箇中奧妙!本文蒙師題偈曰:「著衣忘所知,清口揚古路,鈴聲不循聲,紛然悟無生。」

南無阿彌陀佛

佛子 欣西 敬述
民國九十五年五月十六日
Posted by 常憶念佛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常憶念佛心得報告5


佛子 余西心開見佛報告 

 

一、民國八十二年初入佛門

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愚直的人,直到聽聞佛法,才發現這就是我渴望已久的智慧。

 

一入佛門就親近一西老師:
 
在行門上,老師教我學習憶念拜佛,選擇一尊佛或菩薩作為憶念對象,把想佛的念內攝(向內繫心一緣)或外緣(向外繫念一處)明記不忘,勤行修習,這個行門非常殊勝,日久功深自然而入,不知身在禮佛,只有一個憶佛想佛的念。


在解門上,老師先教授學子觀五蘊虛幻,一切法如幻,是生滅法,緣起性空,漸離徧計執;又傳授第一義正知正見,第八識是持身識,真妄和合;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非斷非常;法相是客、有染是虛相。開悟必須悟得淨分第八識,唯識實性,其性本寂;淨分如來藏識,體性是常、是一。因學會憶佛又薰習第一義知見,常在佛前懺悔過失,希望早日心開(明真心)見佛(見佛性),發願悟後能自利利他。

 
二、體究念佛 - 尋覓真心

在約五年努力體究念佛後,於一次離能取所取時,忽然相應了不生不滅的自性清淨心,祂離見聞覺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無著行;卻了眾生心行,是善現行。以往迷時總以色身為我,認外在的器世間為真實,起種種的貪戀愛著、不得安穩。可是真心無我,對六塵境從不分別、從不作主、,無所住、與行捨、無受相應,是無心相心,此心人人本俱,本來解脫自在。自相應後,若習氣性障現前,則用心性理體之般若慧觀照,故漸離煩惱,心得安住。

 
三、體究念佛 - 尋覓佛性

記得多年前,老師在講四加行時,曾請問老師:「什麼是自性?」老師順手拿起一朵花解釋說:「這朵花『名』玉蘭花,『義』可以拿來供佛,『自性』就是香。」我現在才恍然有省,體究佛性就是體究真心的自性,佛性非見聞覺知,但不離見聞覺知,六根門頭祖師意,體究時目光不能全部外放,否則隨塵去了,要稍為內攝。
 

約又有五年之久,「如何是佛性?」的「一念」深植心田裏,卻沒有什麼明顯動靜!有一天,老師突然找我,問取目前用功的情形,我如實報告,老師告訴我:「這樣好了!你改為將『如何是○而不○?』的 話頭放在心裡,然後平常照樣用功。」果然後來起了作用,在父親生病住院照顧時,有所相應,並將相應、體驗一一向老師報告;老師要我繼續體驗「祂」,直到可以說的分明:見性與未見
性之差異?平時如何可以常見性?見性與明心之非一非異等?
 
 
如此又經過約三個月的努力,終於又相應,定慧更深穩,至此以往之公案諸如「呼叫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及「青色青光、赤色赤光、黃色黃光、白色白光」等公案豁然貫通。於是再向老師報告分明,亦獲肯定。
 

見性是離能取所取,不經意之照見,正如大般涅槃了義經所說:常與無常•••,凡夫謂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背○合○,不○○而去;自性清淨心,無一法可得,本自清淨,逢緣顯境,隨緣不變能生萬法,卻也自在灑脫,歡喜光佛。

 

四、真心開、佛性顯後之心得與願力

回想十餘年來學佛的過程,感謝 佛菩薩慈悲加持護祐,恩師諄諄教導而能入理,在此頂禮叩首,也感謝家人和湯師兄、吳師姐的護持;從此一心念佛,隨緣度化,勸導常憶念佛,求生淨土;他日,果報身壞,自在解脫,速回清泰故鄉,面見彌陀,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八地滿心不動已,迴入娑婆度有情。本文蒙師題偈曰:「舉步忘所知,更不假修治,誰知樹上頭,竟是 本來路。」

 

南無阿彌陀佛佛子

佛子余西 敬述
民國九十五年三月廿五日